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爹爹宝贝好乖的你吃吗,小姐与老外第一次_快穿

发布时间:2020-02-14 10:58   来源:www.southlihan.com   作者:土味情话网   人气:

除夕当晚,康熙自然是一个人在乾清宫守岁。

第二日,正月初一,康熙重新开笔。

虽然忙了一整日,但康熙还是去了承乾宫。

这日,阮媛枫一样很忙。

因为从正月初一到十五,皇室宗亲都要进宫请安。

按目前的情况,那些宗亲的女眷自然要由阮媛枫来接待!

阮媛枫一直忙到了申时末,才将最后的一批宗亲女眷送出宫。

再洗漱一番,晚膳就拖到了酉时。

瞧着天色已晚,阮媛枫想着康熙今日大概也忙了整日,他想必会在乾清宫歇下,不会过来了。

但,她才坐到桌旁准备用膳,便听殿外一声唱诺声:“皇上驾到~~”

闻声,阮媛枫愣了一下,立刻放下筷子,站起身走到殿门口,屈膝行礼道:“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贵妃快起!”康熙伸出手扶起阮媛枫,拉着她走进殿内,“天这样凉,何必到殿外去迎?!”

阮媛枫替康熙解下大氅,递给梁九功,“皇上忙到这个时辰还过来顶着寒风看臣妾,臣妾不过就在殿门口迎迎罢了,算啥呢!”

梁九功接过大氅,也明白两位主子私下里用膳的习惯,向其他的宫女太监们示意,一同退了出去,还带上了殿门。

“梁公公不愧是从小跟着皇上的,行事是越发贴心了~~”阮媛枫见梁九功自觉带着人退下,还关上了殿门,不由笑着打趣道。

“那是自然,他要是这点眼力劲儿都没有,还留在朕身边做啥?!”康熙大笑一声,拉着她坐到了膳桌上,“朕刚忙完便赶过来了,也还没用膳呢!不如,今日便由贵妃伺候朕用膳吧!”

“是,臣妾遵旨!”阮媛枫有意娇憨着应了一句。

声音柔缓,康熙觉得心头上仿佛被挠了一下!

“真是爱作怪!”康熙深吸一口气,敲了下她的额头,说道。

阮媛枫给康熙夹了一筷子的清蒸鱼肉,抬头看着康熙问道:“皇上今日这样高兴,可是有啥大喜事?”

“哈哈!”康熙大笑出声,“月儿果然聪慧!”

“今日收到岳乐传来消息,王辅臣和耿精忠已经正式签了降书!如此一来,陕、闽、粤以及江西都已平定,只剩吴三桂龟缩与湖南一隅,南边大局已定!”

康熙的声音洪亮,还带着显而易见的兴奋!

阮媛枫自然知晓康熙亲政时定下的三大目标,如此一来,三番即将平定,大清也才算完全在这片土地上站稳脚跟!

“恭喜皇上!皇上平定三藩的目标将成,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喜事!”阮媛枫站起身,笑着向康熙行了个屈膝礼道。

“哈哈!月儿的话好听,朕定要好好奖赏你!”康熙拉着她坐下,说道。

“说道赏赐,皇上上次答应臣妾的大赏都还没兑现呢!”阮媛枫觉得康熙不过是随口说说,她故意抛了个媚眼,娇嗔道。

“哦,不如朕现在就来好好奖赏你如何!”阮媛枫一再撩拨,康熙便也不再忍耐,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

然后,一把将她抱起,走进内殿。

康熙将她抱到暖炕的炕桌上,再度凑到她耳边说:“这样撩拨朕,当朕好欺负,嗯?”

阮媛枫倒不曾想康熙这样一个严肃的人,敬业会在情|事上来这样的花招。

“皇上……别,别再这儿……”她的声音娇软,像是一团柳絮在康熙心尖上轻轻的摩挲着。

“月儿乖,就这一次……”康熙俯下身子,声音渐沉……

…………我是河蟹的分界线…………

之后的几日,康熙也都连续歇在了承乾宫。

正月初六。

这天,阮媛枫晨起后便有些不适。

穿吉服时,巧月察觉到自家主子有些不对劲,她扶着阮媛枫坐下,替她揉揉额头,说道:“娘娘脸色看着不太好,可是昨夜歇的不好?”

“怎会?昨日皇上没来,本宫歇的还早了些。不过这几日太累倒是真的,待元宵过去本宫再好好歇息就是!”阮媛枫摆摆手道,“走吧,今日不早了,别让那些命妇们等急了!”

“主子……”巧月还欲再劝。

“走吧!”阮媛枫打断她的话。

巧月无法,只得小心地扶着阮媛枫往外殿而去。

到外殿简单的用了些早膳,阮媛枫的胃口也不大好,用的很少。

用过早膳后,阮媛枫走向前院正殿,就见安亲王福晋赫舍里氏早已端坐在殿中等候。

“臣妇参见贵妃娘娘,贵妃娘娘金安!”见阮媛枫走进来,赫舍里氏立刻站起身,向她行礼道。

“快免礼!”阮媛枫坐到主座上,“本宫今日有些不适,来得迟了些,福晋等的久了吧!”

“娘娘严重了!臣妇反正也没啥要紧事,多等会儿也不妨事,娘娘的凤体重要!”

阮媛枫点点头,见赫舍里氏眼眶有些青黑,便想到她定是连日进宫请安,又思虑这安亲王的安危,怕是内心焦虑着。

她的心思转了转,笑着开口道:“福晋看着脸色不大好,想必是担心安亲王吧!”

“娘娘可是知晓他的情况?”闻言,赫舍里氏直起了身子,果然更显焦急了。想必是这些日子在许多人处都打听过了,有没有啥确切的消息。

“皇上确实和本宫提过几句!”阮媛枫点了点头,“虽说后宫不得议政,但你既是安亲王的嫡福晋,本宫告诉你几句倒也无碍。”

“安亲王率着大军直入长沙,大获全胜,已经迫使王辅臣和耿精忠签了降书,南边的事想必很快就能平定了!”

阮媛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继续道,“这些日子想必是在不停的急行军,才一直未有家信送来。皇上那儿,也是前几日方才收到前线的八百里加急的!”

听罢,赫舍里氏乡试松了口气,靠在了椅背上,拍了拍胸口。

缓了好半晌才向阮媛枫道谢:“多谢娘娘告知!这下子臣妇也可以放心了!”

“福晋放心,有皇上龙威庇佑,安亲王定能大胜归来!”阮媛枫安慰道。

“谢娘娘吉言!”说着,赫舍里氏站起身向阮媛枫行礼道,“臣妇也打扰娘娘够久了,就先告辞了!恭祝娘娘万福!”

“福晋客气!”阮媛枫站起身,“巧香,送送福晋!”

“是,主子!”巧香扶着赫舍里氏走出承乾宫。

阮媛枫正要坐下,突然感到一阵晕眩袭来,一个没受住,她就昏了过去。

“娘娘!”

所幸巧月知晓阮媛枫身子不适,特意就在一旁时刻注意着。

眼见阮媛枫晕倒,她立刻冲上前将她扶住,大声唤道:“侍书、侍琴,快进来!”

侍书、侍琴听到殿内呼唤,急忙跑进去,就见阮媛枫倒在巧月身上。

“侍书,你立刻去请太医过来!侍琴你来帮我扶着娘娘去后院!”见两人进来,巧月立刻吩咐道。

见情况有异,两个小宫女自然不敢违抗,立刻照办了。

“呀,这是如何了?”送走赫舍里氏,巧香就走了回来。

“巧香,你来的正好!”见到巧香,巧月也来不及多做解释,“娘娘昏倒了,侍书已经去请太医了!你即刻去禀报皇上!”

“好,我这就去!”巧香心中也十分担忧,转身就往乾清宫走去。

太医院听闻是贵妃昏倒,也不敢耽误,立刻让医术高超的刘老太医就跟着侍书赶到了承乾宫。

进了后院内殿,巧月引着太医到床边。

刘太医双膝跪地,巧月将阮媛枫的一只手拿出,以窗帘为隔,将她的手腕放在床沿上放好的小枕垫上,再搭上一块薄手帕。

刘太医伸手搭在阮媛枫的手腕上,闭着眼睛,细细诊脉。

一旁的巧月和侍书侍琴也生怕打扰太医诊脉,大气都不敢出。

许久,太医睁开眼,收回手,并示意巧月将阮元的手放好,随后站起身,走到一旁。

见状,巧月也有些吓着了,她为阮媛枫盖好被子,在走到太医身旁,低声问道:“请问太医,我家娘娘是得了啥病吗?”

刘太医见她忧虑的神情贬谪,这是让自己的表情吓到了。

他笑着低声回道:“放心,贵妃娘娘这是大喜呢!”

“娘娘已有了月余的身孕!但日子还浅,这些日子许是累着了,稍微动了些胎气,我开贴药,每晚晚膳后让娘娘喝下即可!”

听着太医的话,巧月先是惊呀,后是欢喜。

“多谢太医!奴婢送您出去!”巧月送着太医到了前院,再次感谢了太医几句,才目送着太医离开。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教室里啪啪,啊啊啊抽插_本座天下第一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