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教室里啪啪,啊啊啊抽插_本座天下第一

发布时间:2020-02-14 10:58   来源:www.southlihan.com   作者:土味情话网   人气:

刘正风此刻已然镇定下来,也不叫顾惜朝一人为他承担活力,朗声道:“众位朋友,刘某今日处处忍让,但左师兄今□□迫我至此……若有损伤,便不算刘某的过错了,还请众位英雄做个证便是。”

定逸师太第一个跳起来表示声援,天门道人,华山岳不群也纷纷表示站在刘正风那边,厅中其余人更是连连鼓噪。

眼看已成众矢之的,史登达面露焦急之色,费彬依旧不紧不慢,冷静开口道:“刘师兄,盟主号令,不许你金盆洗手,难道刘师兄今日定要一意孤行不可?”

顾惜朝插口道:“你们盟主乃是何人,竟然下此不通情理的命令,你们有有何凭证,这话是你们盟主吩咐的?”

史登达怒道:“是不是和你这小白脸有何干系?”

“顾某虽然不是你们这个江湖里的人,到底读了几年圣贤书,知道‘路见不平,出口相助’的道理,怎能任你们欺负老实人不吭声?”

刘正风混迹江湖多年,极为机敏,连忙道:“顾大侠有啥想说的,尽管直言便是,刘某决无异议。”

众人亦援声道:“极是极是,连刘三爷都没说话,你们反对啥?”

顾惜朝缓缓起身,朝众人一揖,向刘正风请教道:“刘爷金盆洗手这等盛事,全江湖都知道,当时想必也知会了嵩山左盟主了?”

刘正风点头道:“是。刘某之前早将请柬恭恭敬敬送到左师哥手中,也另具长函禀明此事首尾,左师哥当时并未对此有何指教。”

顾惜朝唇角一翘,朗声道:“那便奇怪了,五岳剑派侠名播于天下,行事怎会如此没有章法。若是打算阻止刘爷金盆洗手,之前和刘爷好声商量便是,为何偏偏挑在此刻阻止,莫非是诚心要令衡山派颜面无光,戏弄天下英雄么?”

天门道人神色一冷,开口问道:“诸位当真是奉左师兄命令前来?”

费彬果断道:“不错,我等……”

顾惜朝截断话头,质问道:“那诸位有何凭证?”

史登达怒道:“本来是有五岳盟的令旗的,只是被刘师叔偷去了……”

顾惜朝接道:“那便是空口无凭了。”

“是被人偷去!”

“贼喊捉贼。”

“——你!”

费彬一向镇定的脸也露出怒容,沉声道:“小子无礼!”

“背后伤人之徒,也好意思说人无礼?”

流泉般的女声在大厅中响起,众人吃惊之下,不由朝出声之地望去,只见一位云袖长衫的美貌少女,带着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狼狈不堪的少年飘然走入人群中,这正是白元秋和徐小彦两人。

众人的目光在白元秋脸上停了一瞬,便全被徐小彦吸引过去了,那少年样子实在极惨,面色苍白惊慌,脚步踉跄,一副身受重伤的样子。

白元秋的目光缓缓扫过人群,本来鼓噪的大厅因为他们的进入而霎时安静起来。众人的目光与这姑娘相触,不知为何,恍然竟有种不敢逼视的错觉。

徐小彦被白元秋带到天门道长面前,白元秋行礼如仪,微微笑道:“还请道长帮忙鉴定一下,我这位小朋友是否是伤在嵩山派的武功之下。”

天门道长伸手查探一番,面色更沉,惜字如金道:“正是。”

众皆哗然。

白元秋转过身来,向众人道:“小彦武艺低微,之前在府中闲逛之时,不知哪里碍了嵩山派的眼,毫无征兆便从背后偷袭。五岳剑派众位前辈在此,恳请给在下一个说法。”

这姑娘年纪尚小,不过稍长于刘正风的小儿子,言语间脸上笑容未褪,目光却冷如刀锋,行动间自有一种稳如山岳的气度。她言辞虽然客气,却明摆着不是容易糊弄的人。

史登达哑言,他自然知道,按自家师兄弟的做事方法,之前将刘府家眷控制起来的时候,如果看到可疑之人,当然会先请对方去“休息休息”,若是果然与此事无关,事后当可放了。嵩山派威名赫赫,就算是欺负人,对方又能如何?

可是这次貌似踩到硬点子了,明眼人都看出来,徐小彦的身手是真的很糟糕,而且江湖经验少的可怜,啥事都写在脸上,容易欺负的要命。

如果不是他背后牵扯出了个十分不容易欺负的话,今日这亏恐怕是吃定了。

白元秋看着费彬,一字字道:“之前伤小彦之人,可是奉命而为?”

费彬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一时无言。他们虽是奉命而为,却也事出有因,白元秋也不用听到他的答案,看他脸色,众人心中便自有衡量。

史登达见事态不好,发令道:“嵩山弟子听命现身!”

在原著里,刘府此刻前前后后,连屋顶上都已经被敌人所控制住了.但史登达连喊几声,除了激起众人的警惕之外,连嵩山派弟子的影子也没看到。

史登达额头冷汗涔涔,连费彬也是面色大变,看着刘正风道:“我今日方才知道,刘师兄如此深藏不露。”

徐小彦:“……”

不,你们真的弄错了。

白元秋冷眼旁观,此刻忽然发难,手腕一翻,金色流光一闪而过,挟持刘府家眷的几名嵩山弟子同时发出一声惨叫,人也捂住手腕踉跄倒退。刘夫人趁机拉着两个儿子脱离对方的控制,其余七个弟子回身,三两下便将丧失大半战斗力的嵩山弟子打到在地。

费彬见形势不妙,出掌抓向刘府弟子,哪怕只控制一两个,也比现在的情况好些。白元秋见机极快,费彬一动,她便旋身抬剑,剑鞘如同毒蛇吐信,抽中费彬手掌。

顾惜朝大声道:“当真不是心怀叵测,为何作此小人行径。掳掠妇人孩童在前,偷袭暗算在后,难道是英雄侠客所为么?”

白元秋剑鞘击向费彬胸口,后者横臂相拦。但他的功力,又岂是白元秋的对手,“咔嚓”一声,费彬臂骨碎裂,人也随之被击飞。史登达在后面,伸手想要接住师叔,却被余劲带着一齐朝地面撞去,两个人一起昏迷。

顾惜朝眯起双目,对剩下四个还能活动的嵩山弟子冷笑道:“你们嵩山派好大的威风,当真是不把在场的英雄豪杰放在眼里。”

那四个嵩山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今日的局面,众同门无声无息消失了一多半,剩下的,费师叔和史师兄都昏迷不醒,四人也不敢擅做主张,缴了兵器,老老实实的被刘府弟子请下去“休息”。

定逸还在责怪刘正风行事厚道,如此忤逆之徒,就该好好教训才是。还是岳不群说服了她,这到底是嵩山衡山两派的家事,或许另有内情也未可知。如此插手,只怕左师哥面上不好看,定逸也就罢了。

顾公子雷厉风行的解决了嵩山派,天空烈日遑遑,居然未过午时。刘正风赶紧令人捧上金盆,匆匆洗手了事。若是拖到明天,事情只怕又有变故。

到了晚上,大部分人都乐意先休整一番,找好基友聊聊今日见闻。千里来此,很不必送了红包就往回跑。顾惜朝等人自然也被刘正风苦留。刘三爷心里清楚,虽不知道这几人目的何在,却明显是站在自己这边,至于嵩山派今日为何突然发难,他心里也有自己的估量,能有人帮忙,自然是再好不过。

白元秋和徐小彦先顾惜朝一步被带去了客房。两人住所相邻,趁别人都没注意到,徐小彦挡着脸,蹑手蹑脚的溜进了邻居的房间。

刘府的客房布置的舒适华贵,寝室和小厅分成两间,厅中再以一道屏风隔开,桌子上设着石头盆景。空间不大,布局却讲究,更难得是不显得暴发。对于走惯江湖,今日不知明日事的武林人而言,已算极为难得的享受了。

房间里面除了白元秋,还有另外一个人。

徐小彦笑着打了声招呼:“韩哥也来了?”

韩晚生就一双桃花眼,略散漫些便显得轻浮,此刻更是一脸纨绔表情,歪靠桌子晃悠着双腿。白元秋本来净手泡了茶,自己还未入口,也被韩晚抢去,拎着茶壶往嘴里倒。

徐小彦觉得白元秋没打韩晚,肯定是因为太漂亮不忍心下手。

待茶壶倒空了,韩晚仍未满意,懒洋洋的朝徐小彦挥了挥手,扭头对白元秋道:“喝茶还是没意思,白二,你那里还有酒么?”

帅哥的面子果然比较大,白元秋表现的十分随和,从空间中拿出三个小酒坛,一个抛给韩晚,一个给了徐小彦,自己拍开剩下那一小坛酒的封泥,举酒相邀。

徐小彦有些犹豫道:“小白,我不太会喝酒……”上辈子自己身体不好,在医院的时间比在家里都多,不管是医生还是家人,都不会那么作死的允许他饮酒的。

韩晚不耐道:“身为江湖中人,哪能不会喝酒,你好歹是白二教出来的,这般不干脆,岂非给白教主丢人?”

白元秋横了韩晚一眼,对徐小彦微笑道:“韩郎君所言,小彦不必介怀,饮酒么……随心即可。”

徐小彦看看韩晚,又看看白元秋,料想系统生成的身体应该不至于那么容易被放倒,小心的尝了一口。

这酒倒也……并不呛人。清冽的酒水顺着喉咙流入腹中,散入四肢百骸,丹田中升起一股暖意,整个人仿佛即将升腾而起。

徐小彦脚下一飘,些许茫然道:“我感觉自己的内力可能提高了一些。”

韩晚道:“也可能是你真的喝醉了。你试试把这一坛酒都干了,看看能不能直接武入先天,破碎虚空?”

白元秋但笑不语。

这酒虽然不烈,却后劲绵长。过不多时,徐小彦双颊通红,晃晃悠悠站不稳,脚一滑,一头栽在桌子上。边上,白韩二人手中残酒也渐饮渐尽了。

灯花一跳,发出“剥剥”的声音。

韩晚凝视着白元秋,眼前自幼相识,亦敌亦友的故人,此刻不言不笑,温柔而微冷的坐在那里。时光格外厚爱她,如玉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双眸清明,一如往昔。

“不知顾惜朝几时回来,在下可还等着五岳盟令旗呢。”

“顾公子做事但求尽善尽美,劳烦阿晚再稍等片刻,若嫌乏味,看书亦可,小酌亦可。”

遥远到回不去的他乡,偶然相逢的友人,此夜有长风万里,露白月明。

不如倾杯酒。

窗外树影摇曳,韩晚不知想起来啥,顿了一下,低声唤道:“阿念。”

声音如陈酒般醇厚,竟然勾起一丝微醺。

“……”

“阿念?阿念姐姐”

白元秋微合双目,缓声道:“十六岁之后,便少有人唤我小名,如今听来,倒也别是一番滋味。方才失神,阿晚勿怪。”

韩晚沉默,微笑,轻声道:“当年白教主这名字,可算把博椽舍坑惨了。你和苏师兄皆是孤儿,你师兄和你师父姓,我们以为你也是一样,又听苏教主唤你‘阿念’,就把你姓名登记为‘苏念’了……谁知你竟叫白元秋。”

“在下并非刻意隐瞒此事,众人以讹传讹,难免误解。”

韩晚还想说啥,侧耳细听,笑道:“任务物品回来了。”

白元秋云袖一拂,两扇门向外侧打开,门外顾惜朝正欲抬手叩门,动作定格了一下,举步入内。

他从怀中取出一件缀满珍珠宝石,霞光灿然的五色令旗,双手交给韩晚,微笑道:“承先生厚意,顾某幸不辱命。”

韩晚接过,亦笑道:“顾公子劳心劳力,韩晚不过坐享其成而已,当是我向公子道谢才对。”

徐小彦偷偷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想瞄一眼传说中的五岳盟令旗。

……然后正好和白元秋的眼神对上。

徐小彦赶紧死死闭上双目,过了一会,讪讪睁开,不好意思道:“我不是故意装醉的……刚刚是真的头晕,但趴着却没睡着。”

白元秋笑言无妨。

韩晚呵呵两声,熟睡之人和清醒之人呼吸轻重,节奏全然不同,他既然没被骗到,白元秋想必也不会误会才是。任务物品已然到手,韩晚也不再多留,起身向三人告别。

徐小彦好奇问道:“小白,‘阿念’是你小名呀,有啥特殊含义吗?”

白元秋微微摇首,含笑道:“并非有何深意。”

不过是字面意思罢了。

——念者,常思常虑也。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寂寞少妇被色狼舔到高潮 他每次都顶到我花心
下一篇:爹爹宝贝好乖的你吃吗,小姐与老外第一次_快穿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