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村长的大凶器棒子,噗滋噗滋水好多_死神同人

发布时间:2020-02-14 10:58   来源:www.southlihan.com   作者:土味情话网   人气:

作者有话要说:

某凰要开始往下唰角色liao

看完本文以后想吼的人……

请节哀顺变!!!  

宇宙超级华丽的误会!

在此郑重说明,井上昊先生没有进入不该进入的行业,更没有和任何人进行过任何不纯洁的交易,那群雌性生物之所以称其为“大师”,是因为他现在的职业是“艺术家”。

到底是哪一类的艺术呢?

比如:各种乐器演奏、书法、插花、能剧表演、写作等等。

作品因其清雅洒脱的风格,在瀞灵庭好评如潮,所以井上昊常被邀请参加各种宴会,因而结识了不少达官贵人,积累了一定人脉之后,他便在流魂街一区开了家名叫“琥珀”的店,并且招揽了各种能工巧匠,除了制造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机巧玩意儿,还兼顾服装、家居设计,可以说现在瀞灵庭的时尚潮流完全掌握在井上昊的手中。

织姬:“有必要这么张扬吗?”

早就知道自家大哥的商业头脑,但是如此大张旗鼓的作风却不像是井上昊的做事方法。带着妹妹在“琥珀“内四处参观的井上昊如此回答:“开店铺有强大的后台支持总归是好事。”

挽住哥哥的手臂,织姬靠在他的身上。“……该不会是为了我吧。”

她猜测的一点也没错,井上昊做这些事情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在在织姬死的时候,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并能把她接到自己身边。“哥~,这些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你只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就好了。”

面对店内制成品犀利的评判神情迅速化为春风细雨,井上昊揉揉妹妹的头发。“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真——是的。”嘴上无可奈何的说着,织姬抱住哥哥手臂的手紧了紧,幸福窝心情感在嘴角边流露出来。“早就知道哥哥很厉害,没想到能做到这种程度。”织姬害羞而装模作样环视四周并转移话的,井上昊十分了然地转开视线。

“琥珀”分为两个区域,前面的营业区,一群彬彬有礼的员工正在为顾客服务,店后是井然有序的制作车间,顾客可以在此随意观看产品的制作过程,并及时提出修改意见。“琥珀”经营理念是从现世带来的,对于古老的尸魂界来说,无疑是一场革新。

“我只是把以前做业务代理的经验全用上而已,至于“大师”完全就是谬赞了,我可是‘风花雪月’里最笨的人。”

“‘风花雪月’?那个由一群整天研究艺术,不事生产的古怪人物组成的社团。”

这个注解让井上昊的嘴角猛然一抽,尴尬地呵笑:“不事生产……我现在不就靠着这个赚钱……”

“哦?赚钱么……”织姬眯起眼睛:“那群女人是如何回事?”

“琥珀”车间里师傅们看见自家老板瞬间刷白了脸色,视线左瞄右扫的:“没、没啥!……大家先停一下,这位就是我跟你们说得那个在现世的小老板,过来打个招呼。”

“哥——哥——。”

别想转移话题,给我说清楚!!!!!

老板“艰难”的处境,看不下去的诸位师傅好心地帮他解释:“报告小老板!那群女人是井上老板的粉丝。”

织姬扬了杨眉毛,示意其继续,井上昊则狠狠地抹了把脸。

“因为老板的名声很大,所以很多女人都很爱慕他,又是献吻,又是献身的……”

瞟了一眼脸色灰败的哥哥,织姬用食指搓搓下巴:“献身么……”

俗话说,送上门的不吃白不吃。如果是个好货色也就算了,说不定哥哥的终身大事马上就能解决,可是那群低劣装修的主儿……等一下,哥哥已经来尸魂界三年了,保不齐会有一个和他相互看对眼的,借着这个茬,再让鸩用点药,昊哥这么害羞,女方主动一点也不是坏事……呵呵呵……

织姬的表情……如何这么……不怀好意?丝毫不知道妹妹“邪恶”想法的井上昊战战兢兢地后退一步。

“您也知道,老板这人太过于温和,每次都是把她们好言好语地劝回去,可是情况到后来越发严重。”

“没错!上个月她们把老板的衣服撕成条,上上月差点把店给弄垮,上上上造成了一区的交通堵塞,上上上上月……”

织姬面无表情:“………………”

井上昊脸颊抽搐:“这不是我的错……”

“老板没办法,只好跟玟苑的当家请教,好容易才学会了……老板?您的眼抽筋了吗?”

“玟•苑•?不会是我想象的那种地方吧,兄~长~大~人~!”愉悦上扬的语调,把店内所有人发配到南极和企鹅做伴,井上昊连连摇头:“不!绝对不是!只是一家居酒屋!非常纯洁的居酒屋!!!”

偏偏有一个迟钝的笨蛋在这个时候扯井上昊的后腿:“老板呐,您老糊涂了,那家居酒屋紧挨着花街……纯洁……老板,你眼睛抽筋了?”

这边妹妹悠闲瞪视,那边做哥哥的随时都要夺门而出,看到这场景的某笨人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大嘴巴。

深吸一口气,织姬一副“有话好说”的样子:“哥哥早就是成年人了,适当的——人际交往应该提倡的。”井上昊因为这话而刚松一口气,下一句又把他的心吊了起来。

“不过!说到成年,我记得您死的时候正好33岁吧,连一群女人都应~付~不~了~,还要去请~教~别~人~。”

美男计!啥破办法!!实在是太丢脸了!!!更丢脸的是哥哥竟然真的用了!!!织姬的的后嘈牙咬得咯吱作响:玟苑的当家是吗?我一定会好好谢谢你,这么照顾我哥哥。

井上昊:“玟苑的当家已经回归了。”

“回归?”

“就是魂体化为灵子,回归尸魂界,以便进入下一次轮回转世。”

“真可惜。”女孩悲天悯人的语气让“专注”埋头做事的员工们后背发寒,想起自家大老板跟别人谈论业务时的“善解人意”,众家兄弟都快掉进冰窟窿里了。

幸好我是“琥珀”的人。

听到这句话,井上昊浑身巨寒冷,任由妹妹拿着手绢不断擦拭自己双手和嘴唇。

“织姬啊,能不能不要再擦了……都快破皮了。”

“……可还有没干净的感觉,我去找84消毒液。”

井上昊手忙脚乱的把妹妹抱住:“不!绝对不需要!已经很干净了!!”

老天!84消毒液!!那不得烧掉一层皮!!!赶快转移话题!!!!

“织姬,你不是说自己没死,那你是如何来尸魂界的。”

“那个——”能不说吗?

刚有这个想法,井上昊威胁的眼神飘了过来,织姬缩缩肩膀,自知瞒不过去,只好粗劣地招一点,就是这一点,阴沉的人换成了井上昊:“织~~~姬~~~~!”

旁边的一位铸造师傅拉了拉身边的木工师傅:“赶快做一个牌子挂在门口。”

脸上挂着瀑布泪的那位:“我明白你的想法……”

牌子能做多大就多大,要让所有人都看到——“内有猛兽两只,珍惜生命者请勿进入!!”

灵王陛下,我们还没有英勇就义的打算……呜呜呜呜……

以好脾气闻名尸魂界的“琥珀”老板——井上昊十分“和蔼”地抓住少女的后领子,拎起来。“看来我们兄妹两个需要‘促膝谈心’,对~吗~!”

“在这里?”织姬可怜兮兮地双手合拢。拜托!大哥,给人家留点面子。

“……先回家再说。”

忍住怒火的哥哥大人拎着小白兔妹妹走在了回家的小路上,身后背景以“劫后余生”为主题。

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

庭台楼榭,怪石流水,小径通幽。

眼前的一切,让织姬了解哥哥拼命去赚钱的理由了,供这么大的房子是需要很多money的。看到妹妹难得的惊讶表情,井上昊得意地双手叉腰:“喜欢吗?是你最喜欢的中国式样。”扶住妹妹拼命点着的脑袋,他潇洒地一挥手。“欢迎来到尸魂界的家,我的妹妹,这里的一切都是为你准备的。”

织姬抱住井上昊,在脸颊上落下响亮的一吻:“谢谢哥哥。”

“呵呵呵……”只顾着享受兄妹互动氛围的某人,把教育的问题彻底忘到脑后。

————————————略~过~织姬详细叙述事件过程———————————

太乱来了!!!

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井上昊恨不得抓起她狠狠地打一顿屁股,不过这种事情也就是心里想想,嘴上说说而已,这位妹控大哥是绝对舍不得动织姬一根手指头的。

“织姬。”井上昊异常严肃,织姬连忙坐直了身子:“是。”

“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是也要注意保护自己,别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

“好的,哥哥。”

“至于那个蓝染……唉!如果打不过,就加入好了。”

“……哈?”织姬错愕,这种话如何会从井上昊嘴里说出来,只见自家大哥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义正严词地:“一旦成为同伴,下手暗算的机会也就变多了。”

“我如何以前没看出来你很邪恶。”打击太大的织姬无力地摊在塌塌米上,井上昊很随意的点头。“好说,一般般…………织姬……”

“啥?”

“……好好保重。”关心的话语中带有不易察觉的淡淡哀愁,织姬没有把动弹,只是点点头。

然后兄妹二人整整聊了一夜,关心妹妹的井上昊第一次没有提及夜深休息的问题,就好像怕时间不够似的抓紧每分每秒。

——第二天清晨井上家的豪宅前——

“那,我走了。”少女走出几步,突然转过身紧紧搂住哥哥的脖子:“哥……”

察觉出妹妹的异样,井上昊心头一颤。“织姬,好好保重。”脖颈上的手臂又紧了几分,织姬的声音中带着哀伤:“最喜欢你,在这世界上最喜欢的就是哥哥。”

汲取着妹妹身上的温暖,井上昊闭上眼睛:“我也是,能遇上你,真的……很幸福。”所以自由的活下去吧,我最心爱的妹妹。

拍拍妹妹的后背,井上昊松开手臂:“回瀞灵庭吧,毕竟你现在和他们的关系处于暧昧不明的状态,老是这样隐藏行踪不太好。”织姬点点头,召唤出驺吾准备离开,井上昊望着妹妹的背影,慢慢说:“这时候能看见你,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织姬身体一颤,再次转身,脸上依旧是井上昊熟悉的灿烂笑容。

“我也是。”

天空上疾驰的白色异兽,个头大到足够织姬仰躺在它背上,耳边是呼啸的风声,放空脑袋啥都不去想,她抬起手挡住天空中的太阳,凝视透过指缝漏下的阳光,颓然地放下手臂遮住眼睛:“如果能这么飞到天边就好了。”

作为织姬的灵体,对于主人的心绪,驺吾感同身受:“主公……”接下来的话却如何也说不出口。

织姬:“棼,还有多久?”

六脚的雀鸟在她身旁飞舞。“下月中旬就是极限。”

“……”

“到那个时候,井上大人……一定会回归。”

一个晚上足以让棼发现井上昊体内灵子的异样消散过程,而刚才井上昊也应该察觉织姬知道了这件事情,可他不但不挑明,反而执意要让妹妹离开,他是了解织姬的,如果她继续留在自己身边,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回归,一定又会做出格的事情,而现在不是织姬肆意妄为的时候。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我会遵循。”

哥哥,其实你根本不用担心。与世界为敌,这种傻事我已经不会再做了,毕竟那会连累到你,不是吗?

你愿望就是我的愿望,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织姬翻过身子趴在驺吾后背,把脸埋在毛皮之中,驺吾感到揪住自己的皮毛的手在剧烈颤抖,湿润感在背上蔓延。寂静,缠绕。

从某一方面来说,哥哥的灵魂还存在着,并没有消失,但是如果没有记忆,“井上昊”这一个体,无疑是等同于消亡。

世界上没有永恒不变的东西,我早就知道,所以不要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验证这个真理。

真的很累……

“织姬,队首会开始了,山本总队长说请你们都来参加。”使用奇异道具飞翔在空中的夜一,没有忽略少女收敛惨白面孔上的恍惚,抿抿嘴唇,直觉告诉夜一不要询问。

“身体不舒服的话……”

“没关系。”织姬示意驺吾掉转方向,见她恢复常态,夜一稍微安心,于是转身带路,只是她不知道,身后的少女逐渐露出阴翳的眼神。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在公车上被爱抚到高潮,啊快点再快点_倚天之宋
下一篇:做完一直不拔出去走路 高考母亲用身体奖励我—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