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在公车上被爱抚到高潮,啊快点再快点_倚天之宋

发布时间:2020-02-14 10:58   来源:www.southlihan.com   作者:土味情话网   人气:

当宋青书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已是半夜时分。

微微转动眼珠,便看到师弟清苍正趴在床边打瞌睡,俊秀的小脸没了白天的灿烂笑容,变得平和而安静,如同婴儿一般,让人感到一种安宁的气息。脸上的黑眼圈清晰的显示着他的疲惫,宋青书不自觉的有些怜惜。

只是不知为何,他感觉清苍的身上,除了那种安宁之外,还有一种莫名的落寞,让人心疼的落寞。他的身上,发生过啥不可告人的事情么?

宋青书为自己心中莫名其妙的心疼而诧异,但是一会儿他便不再纠缠于这种情绪,既然想不明白,那就当是师兄弟之间的关爱吧!

现在,自己该如何办呢?

重来一次,他已经知道了,自己以后的命运轨迹,那么,他绝对不可能再这样,任凭事情按照原来的轨迹发展,至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不可以!否则他回到十四岁又有何意义?

我命由我不由天,金庸,我绝不会再一次任你摆布,循着前世的道路再走一次,使得此次重来毫无意义,使得七师叔无辜枉死,使得自己走上绝路,使得芷若变得……

可是,自己现在经脉尽断、内力全失,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痊愈的,自己现在又能干些啥呢?啥都干不了!

想到这儿,宋青书有些气闷,为今之计,只有先想办法恢复武功了!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保证自己的话语权!特别是在江湖之中,没有强大的力量做后盾,根本就没有话语权!

做出这样的决定后,宋青书还是有些气闷,没想到,自己现在还是啥都做不了,要改变自己的命运,看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强忍着内腑震荡的疼痛,宋青书吃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准备出去走走。

小心翼翼的避开睡着了的清苍,宋青书暗自调息了一阵,平息内腑间翻涌的撕疼之感,轻手轻脚的往外走去,临走之前,还悄悄地给他披了一件薄被。夜深露重,还是不要着凉的好。

初夏的夜晚宁静而带着丝丝清凉,武当山上风景独好,绿树掩映,鲜花遍目。宋青书住的屋子离其他房间不算很远,却也不近,前面有一块三丈长宽的平地,周围草木繁茂,除了两条小径,分别通往紫霄宫大殿和武当众侠的住处之外,别无他路。

从小他就喜欢在高处俯瞰、居高临下、清风拂面的感觉,因此特意央了张三丰允许,将屋子建在了悬崖之侧,屋子背对着悬崖,所距不过百米之远。“梯云纵”若大成,也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便可到达。

宋青书慢悠悠的踱步,到了悬崖边数尺处,终于停下。凭空远瞰,夜风清冷,拂面清爽,他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一些事情,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虚蒙幻无,飘渺绝伦,仿佛下一刻便要飘然远去,羽化登仙。

“不要!”一声稚嫩的惊叫突然冲出,一个米色长衫的男孩,出现在身后不远之处,愣愣的看着他,神情很是紧张,差点没冲过来,眼中惊艳之色犹存。

宋青书微微一惊,不由得回过身来,后退一步,惊讶的看着他。心中却是懊恼,啥时候自己的警惕心这么差了,居然有一个人站的离自己这么近都没发觉?

心念一转,却唯有苦笑了。倒是忘了,自己现在,已是个内力全失的普通人了啊!不,应该说,比普通人还要差劲,毕竟是经脉尽断,若是普通人,早就受不了了,自己也是因为有了武功底子,才会行动如正常人而已。只是,正常人体内经脉也不会如此糟糕吧?

宋青书前世在一转丐帮,二投峨眉之后,原本武当少侠的名声早已败坏殆尽,被许多人所嫉恨甚至暗算,再加上没有武当的庇护,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了几年,啥苦没尝过?特别是被陈友谅作为弃子抛弃后,在遇到周芷若之前的那一段时间,真是受够了各种磨难羞辱,早已养成了经验丰富的江湖人士所特有的敏锐与警惕心,这可不是一朝一夕能消去的。

可是今日,却是因为心情的不断大起大落,有些失了平常心,又因为对于自己在武当这里自己的小地盘,难得放松一下,却没想到,居然遇见这么个事儿。如何能不叫他懊恼气愤?这个男孩是谁,是武当山上的人吗?如何不会武功?以前如何没见过?

一时之间,宋青书疑惑不已。正想走近看清楚一点,却听到一声稚嫩而紧张的劝告:“不要这样!有啥事情我可以帮忙的话,你可以说。可是你不能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啊,这样寻短见,你如何对得起生你养你的父母呢?”男孩似乎想到了啥,眼中有些黯然,只不过还是很坚定。

宋青书隐隐觉得这声音有些莫名的熟悉,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听了他的话,宋青书更是愕然。这是哪儿跟哪儿啊?他啥时候说过自己要寻短见,啥时候说过自己有困难需要帮忙啊?难道是……悬崖?宋青书回头看了看那深不见底的悬崖,又想想他的话,似乎有些道理。

可是,谁规定在悬崖上就是要寻死啊?谁规定就不能在悬崖上吹风了?谁规定有困难就要找你帮忙了?真是的,打扰我的心情!

“闭嘴,谁要寻短见了?”看他还要继续,于是,宋青书终于冷冰冰的开了口。只是,还稍显稚嫩的嗓音,以及语气中微不可察的懊恼,让这冰冷的语气实在是减效甚多。

男孩傻眼了,结结巴巴:“你……你刚刚不是……”随即似乎又恍然大悟一般,张口又劝,“你是不是发生啥不幸了?我……我也是刚刚失去父母,我……”眼神愈发黯然了,竟有垂泪欲滴之势。

刚刚失去父母?加上以前他也没见过,这么说,他是……张无忌?五师叔的儿子,张无忌?那本《倚天屠龙记》的主角儿?宋青书听着他的话,终于得出一个结论。

于是,宋青书的眼神复杂起来。

走近几步,他凝目细看,谈不上日后的俊秀温润,眼前这张天真而不知世事的一张脸,的确有几分日后张无忌的影子,十岁的小男孩有些偏瘦,白皙的小脸上泛着青气,一看就知道是寒毒缠身的症状。看来,果然就是张无忌了。

张无忌,毫无疑问,金庸书中的幸运儿。

寒毒缠身,可以学得一身精湛的医术;跌下悬崖,可以得到《九阳真经》,治好自己的寒毒,还得了一身深厚的内功;被困密室,反而得到明教无上绝技《乾坤大挪移》,变成明教教主……

总之,基本上一切的奇迹,都在他身上发生,这就是剧情,这就是剧中人物的命运。虽然他身上发生了不少不幸,但是这些不幸,反而恰恰成为了他成功的基石。

宋青书说不清楚,自己对他到底是羡慕、嫉妒,还是怨恨,又或者是不甘?若不是因为芷若,或许两人的交集永远就那么一丁点儿,即使他们是师兄弟,可是多了个周芷若,一切就变得截然不同。

他甚至动过现在就杀死他,以绝后患的念头,但是,当他站在自己眼前,单薄的身体在凉风中微颤,稚嫩的嗓音在耳边回荡,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下不了手。明明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又如何能怪到他身上?自己又如何能,对此时还那么无辜的小男孩下手?可是,他又该如何面对这昔日的情敌,现在还懵懂无知的孩童?

所以,不知该如何面对的宋青书选择了一个很干脆的做法,那就是——掉头就走。不顾身后惊讶的呼喊,和慌慌张张要追过来的脚步,他强自压抑着内腑的血气翻腾,快步往回走。直到,一身惊呼,和乍然停止的脚步。

他如何了?宋青书心头微惊,转头看去,却见小张无忌跌倒在地,脸色惨白,浑身颤抖,看那情形,应该是……寒毒发作?

宋青书不假思索的回头,向小张无忌走去,但是走到中途,心中又开始挣扎。论理,深受武当山侠义精神教育的他,应该毫不犹豫的回去救他;可是论情,他却是巴不得这张无忌寒毒发作,就此死去,也免得日后相见,是敌非友,还害了自己。而且,说不定他一死,芷若就不会遇上他、不会爱上他、不会……

挣扎之间,却听得男孩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宋青书微微一震,终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折了回去。终究是不想这个人就这么死了,死在自己的见死不救下。

也许,秉着主角王道的原则,会有人救他的,可是如果正好有啥意外呢?再说了,如果张无忌这个主角死了,那么《倚天屠龙记》这个故事,又该如何演绎?到时候面对陌生的所谓“剧情”,自己又该如何应对?宋青书一边走一边做着自己的心理建设。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小男人想吃我,扶着他的肿胀慢慢坐下_假如委托
下一篇:村长的大凶器棒子,噗滋噗滋水好多_死神同人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