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我被女婿干出孩子,我的室友邻居操空姐_涩果

发布时间:2020-02-14 10:58   来源:www.southlihan.com   作者:土味情话网   人气:

开学后的第一天就有麻瓜研究课,凡妮莎早早等在教室里。今日古怪地很,所有人进来后都不打招呼,而是装作不经意地和周围人窃窃私语。

“现在是上课时间,请安静。”她敲了敲讲台。

这回教室被布置成了麻瓜课堂的样子,所有人收起魔杖,拿起纸笔。第二个版块是科学,她希望能带大家从麻瓜初中的数学和物理课讲起。但因为小巫师们缺乏基础教育,很多简单的数学问题他们都无法理解。凡妮莎不得不从小学四年级的课开始。

这部分显然没有之前课的趣味性,再加上孩子们的心都挂在三强争霸赛上,这节课对他们来说简直成了煎熬。

“就算你们不乐意,我也得说,在二月底,你们每人都要用我教的方法计算出用漂浮咒托起一个物体所需的力。”

“这有啥用呢,我们会用漂浮咒不就可以了?”罗恩问道。

赫敏很不满他打断了课堂秩序,严厉地说:“如果你选修了算术占卜你就知道计算这些东西的必要性了!”她和罗恩默契地不再提在舞会上吵架的事,但俩人的关系总是有些不自然。

“谢谢格兰杰小姐的解答,格兰芬多加两分。”她微微一笑,“求重力的公式谁还记得?”

底下的同学稀稀拉拉地举起手,她叫了一个拉文克劳女生起来回答。

“非常好,拉文克劳加两分。我们今日要复习下假期前学的内容……”她转过身在黑板上画了一个方块在地上的示意图以及受力分析。而她转身后,能明显感觉到小巫师们在对着她指指点点。她回过头,所有人都低着头抄笔记的样子。

经历了好几次,凡妮莎不耐烦地说:“谁能和我解释下到底是如何回事?”

罗恩吞吞吐吐地说:“其实没啥的。看开点,大家只是觉得……你很有本事。”

“你在说啥?”

赫敏把纳威藏在桌洞里的《巫师周刊》抽出来,递给她:“你自己看吧。”

凡妮莎一把抓过报纸,上面是她在舞会上和布莱克跳舞的照片,她离布莱克很近,从那个角度看他们像是在接吻一样——其实是因为音乐声太吵了,她不得不凑近些,才能告诉布莱克她不想再跳舞了。

题目是《她或将成为救世主的教母,除了三强争霸赛最值得关注的八卦韵事——第一辑》。她快速翻看着,丽塔斯基特用她极富感染力的文笔,介绍了凡妮莎的生平:“众所周知的英雄西里斯布莱克在今年负责三强争霸赛的安保工作。他英俊的面庞、传奇的经历和显赫的家世,使他取代吉德罗洛哈特《巫师周刊》最迷人微笑奖的得主,也是迄今为止获奖票数最高的巫师。”凡妮莎读到这时笑得肩膀上下耸动,“他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是夜空中最亮的天狼星,让他一进入霍格沃茨就被单身寂寞却风韵犹存的大龄女教师凡妮莎韦斯莱窥觊。是的,又有谁不会为之心动呢,却只有凡妮莎企图用肮脏卑鄙的手段盗取英雄的芳心。在舞会主动索吻被拒绝后,她竟然妄图用迷情剂控制这位法力高强的巫师……”

凡妮莎只觉得搞笑:“这都是啥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连这种胡编乱造的文章都有这么多人信吗?”

“这个记者满嘴胡话。”哈利安慰她,“你不用在意,我们都知道你是啥样的人。”

罗恩好奇地问:“不过,你真的继承了那么多遗产吗?你从来没告诉我们你这么有钱!”紧接着被哈利和赫敏瞪了一眼。

“啥?”

凡妮莎接着往后读,整整五页都是她的专题报道:“我们有理由怀疑她曾用同样的手法迷惑了一位风流倜傥、身价不菲的麻瓜富豪,就在他们订婚后不久,该富豪意外身亡。据知情人士透露,她凭借一份难辨真伪的遗嘱(众所周知一个没毕业的小巫师都可以轻而易举地伪造一份麻瓜遗嘱)独吞了富豪的全部家产——三座豪宅,两个酒庄和三百万英镑的存款(约合六十万金加隆)……”

“如果是真的,简直可以跟马尔福家媲美了。”斯莱特林的男生们羡慕地说。

“如果我这么有钱,干嘛还来这里教书?”凡妮莎把杂志还给纳威,但心情明显被报道影响了,“看来我有必要检查一下大家的学习成果,黑板上的题就是随堂测验,下课前给我。”

学生们一片哀嚎,凡妮莎充耳不闻:“下课前答不出来的人,作业加一张卷子。”顿时没人再出声了。

凡妮莎懒得理会丽塔的胡编乱造,纵使她每天都收到无数封带了恶咒的信件,她也觉得自己没必要跟别人解释。只有在其中一封里流出未经稀释的巴波块茎浓水差点被泼进斯内普的咖啡杯里时,斯内普才帮她烧毁了信封。

周四一早,她刚走进礼堂就被赫敏叫住了——那篇文章出了第二辑:“据凡妮莎韦斯莱学生时代的密友透露,她从学生时代起就热衷于勾引家世显赫的男同学。不完全统计,她在七年的学生生涯,共交往过十二名不同学院、不同年级的男生,其中四名是魁地奇小队的成员,一名级长,一名……”凡妮莎回英国后从来没联系过当年所谓的朋友,听说她们都嫁人了,只不过有的夫妻感情不太好,有的家道中落。以前连魔药配方都背不下来,倒是记自己这些烂事记得清楚。

“不过有姣好的容貌和高明的手段也并非每次都让她手到擒来,有人早已看穿了她愚蠢无知、不思进取的本质。据知情人士称,五年级时她就曾在一位斯莱特林男生那里屡屡地受挫。”

凡妮莎的脸瞬间红了,她用双手把杂志卷起来。赫敏小心地把杂志抽走,因为这是跟西莫借的。

“凡妮莎,她写的是那位斯莱特林先生吗?”她和金妮给那位不知名先生起了个亲切的昵称。

“啥斯莱特林?”罗恩插嘴道。

金妮把他拉到了一边:“跟你没关系。”

凡妮莎眯起了眼睛,丽塔彻底把她激怒了,但这方法太低级了,她有的是方法对付这个女人。

“凡妮莎,不吃早饭了吗?”邓布利多恰好走进来,笑呵呵地说。而斯内普就跟在他身后。斯内普应该不会看这么无聊的周刊吧。然而她没那么好运,因为邓布利多接着说:“很有趣的文章是不是,丽塔的文笔一如既往的好。”

“是呀。”她的眼皮跳了两下,“我也很喜欢她几年前写的,在和第一代黑魔王对决时,您仅仅是站在决斗场上,而格林德沃变出了白棋主动认输的报道。”

邓布利多的眼睛弯了起来,抚摸着胡子说:“荒诞中总是蕴含着真理。”

“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要去哪儿?”哈利问道。

“图书馆!”

罗恩缩了缩脖子小声对哈利说:“她如何变得和赫敏一样?”

再下个周一,凡妮莎早早吃完了早饭,她在等着今早的报纸。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她虽然吃亏在人脉基本都在美国,但只要不出意外……

凡妮莎喝了杯热牛奶和两块培根就放下刀叉,静静等待猫头鹰的到来。最先到的是预言家日报,她翻开第二版国际新闻篇,最上面写着大大的标题——《预言家日报或成谎言日报——论战后英国魔法界的衰败》。

凡妮莎先是让了负责自己的编辑艾拉希尔,帮忙联系了美国魔法界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纽约新时报》国际版块的负责人,发表了批评英国报业从业者为了博眼球的种种劣迹。要知道他们最愿意报道的是啥,绝对是别国的丑闻。

随后她翻阅了近十年的预言家日报,找到了五个曾经风光无限,但后来被丽塔挤掉位置的老牌记者,其中三个人愿意帮她撰写文章。这算是互利互惠,如果成功他们能重回巅峰,凡妮莎也将拥有在英国出版业内的人脉。

今日的文章只是打响了第一炮,其它的将于之后几天的陆陆续续的发表。

“干得不错呀,凡妮莎。”邓布利多一边浏览报纸,一边说。

凡妮莎拎起报纸,得意洋洋地眨眨眼睛:“不过是搞个小团体孤立别人的小把戏,我擅长呀。”她拎起袍角,迫不及待地回办公室。这不过是个开篇,这可是个千载难逢地和出版社搞好关系的时候。就算邓布利多没这个意思,但战争总会开始,提前掌握公众话语权早晚会派上用场。

随着连续一周的报道,凡妮莎收到的吼叫信越来越少了——她倒不在意,因为在连着两天吃早饭时听着吼叫信咒骂她勾引布莱克之后,斯内普再也不在礼堂里吃饭了。但有些人宁愿相信天花乱坠的假话,也不愿意相信确凿的证据。所以一部分人坚信是她用钱收买记者报道丽塔的黑料,试图掩盖自己卑劣的行径。丽塔也开始往这方面撰写新闻,同时放弃了对凡妮莎学生时代感情史的挖掘,这让她大松了一口气。就在她打算收手的时候,丽塔转移矛头,发表了另一篇文章《邓布利多的重大失误》,里面指控海格为混血巨人,并谴责了邓布利多的教育方针。这是很严厉的指控,要知道在魔法界所有巨人所受的歧视并不亚于狼人,他们很难受到尊重,更难找到工作。

“我一定要查出她是如何知道的!哈利和罗恩说,舞会那天晚上,他们遛弯时无意听到海格在和马克西姆夫人说这件事,但当时周围没有人!”赫敏把头从记载监听魔法的书里抬起来,压低了声音对凡妮莎说。

两人此刻正坐在图书馆,赫敏暂时放下了S-P-E-W计划,帮她一起对付丽塔。

“确实很蹊跷,我那篇报道的上出现的照片一定是当时在礼堂里的人才能照到,但当晚丽塔没被邀请参加晚会!”凡妮莎把赫敏要的《傲罗考试必读——跟踪篇》递过去。

“让我想想,一定有啥类似于监听器和摄像头的魔法装置。”

“别忘了还有啥办法能悄悄潜进霍格沃茨!”

“你是说?”赫敏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西里斯!”她把桌上的书都扫到书包里,急急忙忙地跑走了。

凡妮莎接着写信,她决定故技重施——现在美国的反歧视法比英国更先进,她托人联系了几个真正的混血巫师,有的是和狼人、和巨人、和媚娃甚至是和妖精的,而他们现在在当局的帮助下有了稳定的工作。她希望在《华盛顿八卦周刊》上开个小专栏,介绍他们的“爱情故事”,然后由英国这边的记者渲染美国的反歧视工作做得有多到位。

报道一发出来,把海格感动地直接在教室席上抱着她哭了起来:“你和赫敏总是那么贴心。”凡妮莎劝了他好一会儿,才让他坐回去稍微吃几口饭。至少结果时好的,他不再躲在小屋里害怕出门见人了。

哈利三人踩着上课铃的尾巴赶到了魔药教室。哈利觉得自己这学期不用考试了,简直是当选勇士最好的福利,因为以斯内普现在对他们这些和布莱克关系好的人的态度来看,今年他们能及格都是个奇迹。他搞不懂迷情剂的事情到底和斯内普有啥关系,他何必如此大动干戈。难道现在连布莱克当众出糗都能激怒他了吗?

他们磨磨蹭蹭地支起坩埚,继续熬制增智剂。上节课斯内普在黑板上写这个配方地时候,假惺惺地提醒他做完后要给布莱克喝一点。

哈利注意到拉文德趁着斯内普查看马尔福的魔药时从迪安的书包里拿了一本杂志。她低着头看得入迷,甚至发出了小小的抽泣声。这声音显然引来了斯内普的注意。在帕瓦蒂想踹她椅子提醒她的时候,斯内普已经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她身后。

哈利一边捣碎圣甲虫一边朝那边看去。斯内普只是抽走了那本杂志,直接扔到了讲台上。

下课后,斯内普拿上没收的书,封面上印着凡妮莎十几年前的旧照,她坐在台上,穿着一身打着补丁的烟灰色旧长袍,面无表情地看着台下簇拥着要签名的读者。

杂志名字叫《世纪八卦周刊》,一看就是不知名的濒临破产的小杂志社,靠拼凑无聊的花边新闻凑数。可就因为封面的这张照片,他竟然花了一下午把报道看完了。那是一篇十年前的采访,凡妮莎讲述了自己从霍格沃茨毕业后的经过。

凡妮莎把未婚夫的钱捐给了慈善机构,其中一栋位于伦敦郊区的豪宅被改建成了孤儿院,用未婚夫的姓氏命名为怀特孤儿院。酒庄留了下来,盈利都投用于孤儿院的运营。其中还有一小部分钱给了波特的姨夫、姨妈,最后她拿着母亲仅留下来的200加隆孤身前往美国。

他父亲的一个旧友奥斯丁格林收留了她,并带她一起四处冒险,他们就靠卖冒险时找到的东西换钱。最初地几年,她没买过一件新袍子。两年后,凡妮莎为了拔一只乌克兰铁肚皮龙鳞,被抓破了后背,为此在医院躺了半年,差点没救回来。(杂志上引用了当时新闻报道的照片,凡妮莎趴在病床上昏死过去,手里死死地抓着一片灰色的龙鳞,后背的衣服破烂得不成样子,和血肉模糊的后背黏在一起,就在凡妮莎现在纹身的位置。)

他担心害死旧友的女儿,劝她找份正常的工作,争吵过后两人不欢而散,从此分道扬镳。凡妮莎反倒爱上了这份在生死边缘游走的工作,开始了独自冒险。后来一位资深编辑看中了她,协助她成为了一名探险作家。她才开始过上稍微宽裕点的日子。

在转载的这篇采访后面,还有记者撰写后续报道。他们辗转找到了怀特孤儿院,而现任院长本·霍尔是一名哑炮。他认识凡妮莎是在十二年前,那时他无论在哪里都备受歧视,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一天他在小酒馆里喝闷酒,凡妮莎正在为孤儿院出的事情发愁。因为原先的院长给她写了一封信,说孤儿院来了一个被父母家暴的怪孩子——他身边总是出现各种灵异的现象。凡妮莎通过信里的内容很快确定了这是个小巫师,但她似乎有自己的苦衷不愿回英国。

凡妮莎和他攀谈过后,决定请他帮忙前往英国,照顾这个小巫师,并帮他掩饰魔法能力。不过想在麻瓜界上班需要专业资格证,慈善机构不同于聘请他,是凡妮莎从自己微薄的收入里每月分一部分充当他的工资。再后来她出名了,每份稿费的百分之三十都捐赠给了孤儿院。尽管她一次也没回去看过。

原院长退休后,霍尔成了继任。为了报答凡妮莎,他更加用心经营现。现在这家孤儿院成了全英国最特殊的,因为里面的员工除了哑炮就是有兄弟姐妹是巫师的麻瓜,这家孤儿院也帮助了一些因为巫师身份而受到歧视的小朋友。

斯内普合上杂志。

他五年级时就认识凡妮莎了,太清楚她曾经是个怎样的人。碰了只鼻涕虫就要洗十遍手,几只爆炸螺打架她都吓得不敢靠近。从前他不知道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到底经历了多少坎坷,现在他知道了,依旧想不出她是如何熬过头几年。大概这就是她戒不掉酒的原因。

他记得凡妮莎说过长大了只想嫁个有钱人当家庭主妇。那时他正用凡妮莎送他的羽毛笔写算术占卜作业,并且毫不犹豫地嘲笑她的动手能力根本不够格。去年圣诞节时,她手工做的依旧差,却许诺今年一定送他一条完美的围巾。今年他连毛线头都没收到。

过去一年里凡妮莎好不容易恢复了年少时的娇气,有时候薯片吃完了,明明新的那包就在架子上,她却懒得走下沙发,非要等他从实验室出来之后帮她递。

现在她说不能再接受自己无缘无故对她的好。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宝贝把腿分大我要捅,小叔子爱上嫂_红与蓝的圣
下一篇:小男人想吃我,扶着他的肿胀慢慢坐下_假如委托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