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豪门世家 >

女儿宝贝你真紧 在地铁被一下一下进入_重生在镇

发布时间:2020-02-14 11:00   来源:www.southlihan.com   作者:土味情话网   人气:

龙城,特调处最近没有案件发生。因为记挂着沈芜,所以赵云澜和大庆早早的回家去了。打开房门的赵云澜发现对门好像没人疑惑的按下沈巍家的门铃,三分钟都没有人来开门。

赵云澜皱着眉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电话那头传来沈巍的声音“你好,我是沈巍”

赵云澜笑着说“沈教授,打扰了”,

沈巍诧异问道“赵处长,你有事?”

赵云澜难为的说“就是那个沈芜同学和你在学校?”

沈巍奇怪的说“没,在家里”

赵云澜不安的问“我按门铃如何没有反应?”

沈巍停顿了下道“门梁上面有钥匙,我马上回来”

赵云澜点头道“好”边自言自语边抬手拿钥匙道“连钥匙放的地方都一样,说是普通关系谁信”

赵云澜进去房间在客厅没有发现沈芜的身影,就来到沈芜的房间。就看到沈芜缩成一团,闭着眼睛不知道如何了。嘴角的血迹,让人胆战心惊。

赵云澜连忙走近摸摸他的动脉松口气,又止不住的担心“小坏蛋”沈芜感觉身边有人,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是赵云澜后叫了声“哥哥”,蹭蹭被子,又继续睡去。

沈巍匆匆赶回家中,发现赵云澜坐在沙发你上发呆,就连大庆也没有了往日的精神忙问道“出啥事了吗?”

赵云澜愣愣的抬头看向沈巍“没事,就是那个沈芜睡着了”站起身来道“既然沈教授回来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沈巍送他们离开,眼底是化不开的疑问。随即进入沈芜的房间,只见沈芜满头大汗,嘴里嘀咕这啥,沈芜仔细聆听才听到零散的话语“走……快走”

沈巍抓着他的说“小芜,小芜”

沈芜从梦中惊醒“哥,你回来了”

沈巍用念力安抚他道“没事了”逐渐平静下来的沈芜,又慢慢的睡去。

一所不起眼的实验室内,正在做着实验前的准备。郑中原是这家实验室的老板,他们要做的就是声波实验。利用声波的特殊性,来实现自己的目的。谈啸是他们实验室的实验人员,而今日他们的实验今日终于成功了。大家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

研究员甲拍马屁道“虎父无犬女啊,令千金才艺一定了得啊”

研究员乙附和道“是啊,只是可惜就是不会说话,否则……”

郑中原神色不好的看了他一眼,转身摸摸郑意的脑袋道“开始拉吧”小小的郑意将小提琴放在肩头,缓缓的拉奏。

谈啸上前阻止道“别拉了”

研究员甲不乐意道“你啥意思?所长好心好意庆祝我们实验成功,让他女儿给我们拉一曲,你说你捣啥乱?”

研究员乙也抱怨道“就是,平时咱们做实验的时候就阴沉沉的,不知道摆脸给谁看。今日如何的你还想蹬鼻子上脸啊你”

郑中原讽刺的笑笑道“谈啸,你是不是以为在这个实验室里面你工作最久,工作量最大,还因此得了职业病。所以实验成功了,你的功劳最大”

谈啸辩解道“我没有”

郑中原笑笑道“没有最好”然后拉拉袖口道“谈啸先生,你被解雇了”

谈啸诧异的问“啥?”

研究员甲指着他的鼻子趾高气昂的说“听不懂人话是吧,老板发话了,还不赶紧滚”谈啸被他们打了一顿,赶出了实验室。

而郑中原带着郑意边打电话点说“我们实验成功了,对……对……有空我们见面聊聊吧,好,好”准备上车的郑中原发现有东西忘在了实验室,吩咐郑意在车上待着,不要乱跑。只身回到了实验室。没有人知道那天发生了什啥,只是第二天实验室多了几具尸体。

早上的阳光洒向大地,人们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特调处汪微奇怪的问“昨天,你们谁看到一张请帖了?我昨天刚刚收到,就放在桌上的。今日如何就没有了那?”

大庆边吃饭边说“算了,别找了。黄朝阳和李光标。这两大土豪联姻,我们特调处凑啥热闹。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去看芜芜”

汪微解释道“那个请帖是当教程用的。我正在教他黄麒麟的,麒如何写”桑赞露出不好意的笑笑。众人露出了解的笑容。

大庆傲娇的说“我做为一只猫,天天看你们撒狗粮。我警告你们秀恩爱,分的快。让你们不爱护小动物”

祝红好奇的问林静“你说这圣器到底是啥原理?”

林静想想说“长生簋是建立基因导链,实现信息素的共享。山河锥是把□□重组成量子,实现能量体的永生。看着就有些怪力乱神,其实都是科学道理”

祝红迷糊的说“你这么一说,我更迷糊了。”

林静肯定的说“正常,蛇类的脑部松果体,本来就此人类小”在祝红武力威胁下林静只能先转移话题“这两天也没见到沈芜,不知道他的伤这么样了?”

大庆道“昨天我和老赵去看了他,不过。不知道芜芜说了啥梦话,老赵就给见鬼似的,到现在变成那个样子”

林静出坏主意的说“要不,我给他过过电?”

大庆说“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说着向办公室内走去。

办公室内赵云澜又脑海里来回的变换黑袍使对他说的话,沈巍对他说的话。来回的切换,赵云澜道叹气道“到底为啥那?为啥要隐藏身份?”

大庆蹑手蹑脚的进来道“干嘛那?上班能不能勤快点?快点帮我换猫砂”

赵云澜叹气“你说黑袍使到底是啥人?”

大庆抓抓头道“我活了那么大年龄,啥没见过,你问我别的或许我还知道。可唯独这个地星至尊,我说不好”

赵云澜反问道“知道这代表啥吗?”不等大庆回答“说明你这把年龄都白活了。”

大庆摇摇头道“这你根本不懂,这说明他是一个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大boss。也只有你敢和他称兄道弟。”

赵云澜心中其实早就有了答案,只是在他还没有揭穿黑袍使的身份之前,想让人同意他的观点罢了。最后他还是说出自己的猜测“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黑袍使是留在人界的。而且还用一副人类的面孔?”

大庆拍拍他道“大哥,别做梦了。虽然地星有摄政官,地君等工作人员。可是黑袍使作为最高的统治着,也是很忙的。在人界干嘛?难道这里的空气更好?还是会情人?”

赵云澜开玩笑的说“我看过他的长相,不像是会情人”

大庆气恼的说“啥乱七八糟的,我说:你这几天到底如何了?自从上次回来你就怪怪的,芜芜到底说了啥?”

赵云澜含糊的说“死猫,问那么多干啥”说着摸摸他的脖子。

赵云澜只是听到沈芜喊了声哥哥,这其实没啥,只是这声哥哥让赵云澜觉的很熟悉。就像自己听了很多年的样子。从骨子里冒出无端的悲伤。

汪微急匆匆走近办公室道“赵处,又有新案子了”

赵云澜走出办公室“大庆,林静,老楚你们三个跟我走,剩下的人留守。这次是集体自杀,据说规模还不小。祝红,你带小郭去找你四叔。问问他是不是知道圣器的渊源,还有一些传闻”祝红点头,特调处的众人各自行动。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单亲妈妈生理需求,虐孕音乐老师快生了 - 没有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