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豪门世家 >

单亲妈妈生理需求,虐孕音乐老师快生了 - 没有

发布时间:2020-02-14 11:00   来源:www.southlihan.com   作者:土味情话网   人气:

“我不会和你做朋友的。”

轰焦冻回忆起听到这句话的间返时矢的表情想到:这样就可以了吧,他不来主动找我的话,我也不算违反要求了。

“焦冻,回来的很早呢,我还以为你们会多在外边呆一会呢。”轰冬美看见轰焦冻回家时说道。

“嗯。”轰焦冻回道:“我去训练室了。”

“喔...好的。”发生啥了吗?焦冻的情绪很低呢...可是时矢那孩子不应该啊。轰冬美有些担心地看着弟弟走向训练室。

吃完午饭,轰家的门铃又被敲响了。

间返时矢抱着刚刚烤好的饼干等在门外。通过上午的相处间返时矢发现轰焦冻实在是个相当冷淡的人,每次自己提出的话题要么不回答要么就几个字结束。跟自己说的最多的话最长的句子居然就是在拒绝自己,是个完全不会看空气的人。间返时矢气鼓鼓地想。

和来开门的轰冬美打了招呼后,便跟着她一起走到前厅去等。间返时矢看着轰家的庭院,和搬家前自己家的庭院不一样,除了几棵大树外都是空地,显得空荡荡的。不仅是庭院,整个家都很安静,昨天拜访的时候以为是轰家太大并且有客人的原因,但知道轰家有四个孩子后就发现是有点太安静了,都没有小孩子玩耍奔跑的声音。

“冬美姐姐,轰君平时在家里做啥呢?”间返时矢问道。

“焦冻平时在家要跟着父亲一起训练。”轰冬美回道。

“这么小就开始训练个性了吗?好厉害啊,没想到安德瓦先生这么严格呢。”间返时矢发现轰冬美在听了自己的话后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这让他想起早上轰焦冻拒绝自己的样子。间返时矢感觉自己似乎知道了啥,但还没有抓住就被打断了。

“到了哦,时矢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帮你叫焦冻过来。”说着,轰冬美示意间返时矢坐下自己便离开了。

间返时矢将饼干盒放在茶几上,自己坐在上午的位置。不知道为啥轰家给自己的感觉有点奇怪,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不管了,现在的目标不是这个而是要和轰君做朋友,我带了妈妈做的饼干来拜访,不管再如何冷淡的人,收到别人的礼物也会开心的吧,而且自己完全没有把早上他那个失礼的话放在心上,非常心胸宽广地又来找他了哦,如何的也得有点表示吧。

“你是隔壁间返家的孩子吧。”一个柔和的女声说道。

间返时矢顺着声音看去,是一名有着柔顺白色长发的女性,她看着间返时矢笑着说:“我是焦冻的妈妈,欢迎你来找焦冻玩。”

间返时矢赶紧站起来接过轰冷递过来的杯子:“我才是,没想到轰君的妈妈这么年轻,我差点就要喊姐姐了呢。我是间返时矢,阿姨你喊我时矢或者小时就可以啦,家里的长辈都这么叫我。今日中午我妈妈烤了些饼干,我妈妈烤的饼干很好吃的。所以我就想带一些过来给轰君尝尝,阿姨你也尝尝吧。”

轰冷看着面前的小男孩,心想真是个礼貌的孩子:“好的,谢谢你时矢。”

所以等轰焦冻走到客厅时就看到自己妈妈和间返时矢一边吃着饼干一边聊着天,两人脸上都是开心的笑容。

轰冷看到轰焦冻来后,一边起身一边嘱咐道:“焦冻你来啦,小时等你一起玩呢。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等会给你端点吃的过来。要和小时好好相处哦,焦冻。”

“谢谢阿姨!”间返时矢朝轰冷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间返时矢把茶几上的饼干和茶杯收拾了一下,方便轰焦冻坐下。“我带了我妈妈做的饼干,因为很好吃所以就想带一些过来给你。”

轰焦冻看着眼前这个来了两次就当成自己家一样招呼他过去坐下的人,抵触的情绪简直就要溢出来了。但想到刚刚妈妈离开时的嘱咐,才不情不愿地坐下。

按照早上的情况,本来以为会被拒绝的间返时矢却没想到轰焦冻虽然一脸不情愿但还是乖乖坐了下来。似乎明白了啥,间返时矢想到。

虽然仍旧是自己说得多,轰君回复的少甚至不回复,但是如何说呢,气氛要比早上好得多。毕竟我已经坐在这里1个多小时他也没说早上那种气死人的话。所以其实有机会的吧,和轰君在今日成为朋友。间返时矢高兴地吃掉最后一块饼干。

不过不是啥事都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走,这是间返时矢今日学到的第一个深刻道理。

“现在饼干吃完了,你也在我家待了一个多小时了,可以离开了。”

“咳!咳——咳!”刚刚吃下的饼干碎直接呛到气管了,虽然很不礼貌,但间返时矢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直接咳了出来。还好他及时将脸转到一旁,才没有做出直接咳别人一脸的更失礼的行为。

轰焦冻看着对方,默默将茶杯推了过去。间返时矢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感觉好些了,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谢谢。”

看间返时矢好些了,轰焦冻便继续说道:“就像上午说的一样,我没有和你做朋友的打算,更不用说好朋友。但看你的样子似乎并没有理解我早上的话。我们只是家住的比较近而已,如果你只是想完成父母的要求和我做朋友的话完全没有必要。我不需要朋友,也没有和你友好相处的想法。”

间返时矢突然有些遗憾自己已经把茶水咽了下去,不然真的很想喷对方一脸,即便是被说没有礼貌也无所谓,真的很想把茶水喷他一脸啊啊啊啊!而且他是认真的,和上午低头看不太清眼神不一样,这次能够清楚的看见他的眼睛,轰焦冻这个人,他刚刚说的全部都是真的。他是真的从心里就这么想,这已经不是可以用冷淡就能形容的了。这是对间返时矢,对我的厌恶而产生的从心底的拒绝!

轰焦冻看着面前男孩咬紧下唇,慢慢低下头。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一个蓝绿色的头顶和被刘海遮掩住的带着少许婴儿肥的脸,他吸了一口气,把头转到一边说:“你理解了就好,以后也不用来我家找我了。等会姐姐会送你离开的,再见。”

和冬美姐姐还有轰冷阿姨道完别以后,间返时矢一个人走回了家。在关上房门那一刻,他就再也忍不下去,眼泪像珠子似的大颗大颗的往下掉。为了不让妈妈担心,他把手捂住嘴,小声哭了出来。

“我回来啦。”奇怪,今日时矢如何没来门口迎接我?间返爸爸疑惑地想。

“老公你回来啦,辛苦了。”间返妈妈走到玄关迎接自己的丈夫,一边帮他把外套挂在衣架上一边说:“今日时矢不知道发生了啥,早上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中午吃了饭还是好好的,下午去了一趟轰家回来又把自己关在房里。问他也只是说没啥,你先去看看他吧。”

间返爸爸亲了亲间返妈妈说:“别担心,时矢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他既然说没关系,你就应该相信他。要准备吃饭了吧,我去喊他下来。”

间返爸爸敲了敲间返时矢的门:“时矢,要准备吃饭了哦。今日我回来的时候看到有卖章鱼小丸子的店,给你买了一盒,你不是最喜欢吃了吗?不快点的话,等会爸爸就要把它吃完了哟。”

话音还没落下,房门就打开了。间返时矢像个小炮弹一样直接撞到间返爸爸怀里。“爸爸我有话想跟你说,你进来我不想妈妈知道,让她担心。”

间返爸爸走进房间才发现从怀里仰起头的儿子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了。间返爸爸把间返时矢放在椅子上,蹲下身看着自己的儿子正色道:“时矢不是说今日要去和焦冻君做朋友吗?结果如何在家里哭鼻子呢?发生啥事了吗?”

不说还好一说起轰焦冻,间返时矢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委屈就又翻滚回来了。鼻子一酸感觉又要掉金豆子,间返时矢赶紧眨巴眨巴眼睛把泪水逼回去。间返爸爸就听着儿子断断续续地把今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说以后都不要去找他,他一点都不想和我友好相处...呜...”说道最后,还是忍不住掉了两滴眼泪,间返时矢赶紧用手把它擦掉。“爸爸,我不想和轰君做朋友了,他是个坏蛋!”

间返爸爸看着儿子拼命忍住不哭的样子,又好笑又心酸。抬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开导道:“时矢知道为啥轰君不想和你做朋友的原因是啥吗?”

“他讨厌我。”

“为啥呢?”

“我如何知道...明明冬美姐姐和轰冷阿姨都喜欢我的,谁知道他为啥不喜欢我。”这也是间返时矢最搞不懂的一点,从小到大间返时矢都靠着一张甜甜的嘴和一副可爱的长相无往不利,不论是年长的还是同年龄的都没有不喜欢他的,这还是他第一次从别人那里感受到厌恶这种情绪。

“既然不知道我们就没法从焦冻君那里分析出答案了,那么转换想法,我们自己的身上有没有啥做的不好的地方呢?”

听到间返爸爸的话,间返时矢生气地说:“我没有哪里做的不好啊!”

“不是说行为而是态度,时矢。你为啥想和焦冻君做朋友呢?如果是昨天跟爸爸的谈话让你觉得你需要和焦冻君做朋友的话,那爸爸在这里跟你道歉。我不应该这样说,如果你的真正想法就是不想和焦冻君做朋友也是没有关系的,爸爸不想让你不高兴。”说到这里间返爸爸揉了揉间返时矢红红的眼角,“爸爸希望时矢可以每天都高高兴兴。”

听到爸爸的话,间返时矢想起了下午轰焦冻对自己说的话“如果你只是想完成父母的要求和我做朋友的话完全没有必要”看着儿子似乎明白的样子,间返爸爸看进儿子蓝绿色的眼睛里,说:“如果时矢真的想跟焦冻君做朋友的话,就必须要用真心去对待。因为只有真心才能换得真心。明白了吗?时矢。”

“我明白了。那打赌我就输了,愿赌服输爸爸你说你的要求吧。”间返时矢鼓着嘴说道。

“哈哈哈,爸爸的要求啊,那就是时矢你要跟着你的心走,交朋友啥的你想如何做就如何做,听你自己的。”

间返爸爸把开导后的儿子抱进怀里:“即便最后你们不能成为朋友也没关系,爸爸已经和安德瓦谈好了。不管怎样,安德瓦他作为英雄都会保护你的,时矢没有忘记吧?我们搬家的理由。”

间返时矢回忆起几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双手紧紧抓住间返爸爸的衣服:“我记得的,我也知道搬家都是因为我。不论是爸爸你还是妈妈,你们都是为了我。我知道如何做的,谢谢你爸爸。我啊,果然还是不能接受呢。被人无缘无故的讨厌,就算最后不能和轰君成为朋友,我也要知道这是为啥。”

至此,间返时矢和轰焦冻的拉锯战正式打响。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皇上临幸宫女,小尼姑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 云中
下一篇:女儿宝贝你真紧 在地铁被一下一下进入_重生在镇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