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豪门世家 >

皇上临幸宫女,小尼姑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 云中

发布时间:2020-02-14 11:00   来源:www.southlihan.com   作者:土味情话网   人气:

这个问题润玉当然记得清楚。

自然是因为临秀身上有一种熟悉感,让他不自觉的就想要靠近。

“你不也在古越身上感觉到同样的感受了吗?”红衣人反问道。唔,总是用这样的代称总是不太顺口,就暂且以鲤儿来称呼他吧。

这是生活在洞庭湖下被鲤鱼精欺凌的异类。

这是已经在日复一日的去鳞剜角之中失去了对生活的热爱、期待、还有对母亲之爱的渴盼的无辜小龙。

这是被浮梦丹压制、却又被因为润玉再次见到簌离的心神失守而抓住机会壮大的魔种唤醒的、流连于当下、来自于过去的幽灵。

魔种的壮大是一个契机。

而他及时、准确的捉住了这个机会。

鲤儿说道:“当年你正是因为在临秀身上感觉到了熟悉,所以才会先入为主的对她报以好感,而这份好感又因为临秀对你的温柔与善意更加的发酵了,一直到今日的地步。”

润玉颔首,应了声是。

“你说的无错,正是如此。”

应龙夜神的攻略方式其实相当的简单,没别的,只要不夹杂其他的对他好就成了。

独自行走在寒夜之中的润玉根本无法抵抗来自于他人的善意与温柔。

他孤身一人实在是太久了,碍于天界最尊贵的那对夫妻的态度,也无人敢于靠近他,给予他感情上的慰藉。

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又或者是得不到的总是在骚动……总之润玉本能的渴求这些自己所缺少的东西。能够给予他这些的人总是能够轻易的就得到应龙夜神的高好感。

而如今,他对于给予了自己这些的临秀生出更多的情谊来,这实在不是啥值得惊讶的发展。

爱上温柔美丽的风神实在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哪怕没有这些……润玉想,也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

鲤儿道:“那你可曾知道,你最初对风神的好感从何而来?”

这也是润玉所疑惑的。他明白自己缺少了一段记忆,却不知道缺失的那段记忆之中包含了啥,如今鲤儿这般发问:“你知道?”

“你也会知道。”鲤儿说道,“那是我所拥有的记忆,给你看也无所谓,只是——”

润玉:“嗯?”

鲤儿道:“你的过去……你可做好了承担的准备?”

润玉道:“想要知道自己遗忘了啥,这似乎并不需要啥理由?”

鲤儿道:“若是你所遗忘的这些,是因为你自己不想记起呢?”

润玉道:“逃避总不是办法。”他这话说的很认真,每一个字都像是经过了仔细思考之后才说出来的:“这世上不会有永远的秘密,而且,重点是,我想要知道。”

“那是我的过去,我有知道的权力。”

“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

“那便如你所愿。”鲤儿突然对着润玉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只盼你明了一切之后,莫要后悔才是!”

啥——?

鲤儿的这话来的实在是太过莫名,润玉一时之间有点难以反应过来——他也没有机会了。

被鲜血浸染的灰暗记忆如潮水般冲了过来,将这尾龙淹没在了名为过去的浪潮之中。

识海之中发生的事情对于外界来说其实并没有啥影响,哪怕在其中过去了很久,但反应在外界,也只不过是睡了一觉这样的程度而已。

应龙夜神被困在了名为过去的惨烈幻梦之中,于是来自于过去的幽灵便掌握了这具躯体。

躺在床榻上的应龙睁开了眼睛。

从本心来说,鲤儿最想做的就是去找他的“小姐姐”,但参考润玉记忆之中小姐姐现在的危险程度……抢了古越炉鼎壳子的鲤儿暂时并不敢冒这个险。

改名叫做古越的小姐姐喜怒无常想法也变得快,鲤儿并不能猜到小姐姐对于这个发展会有啥态度,也不敢去赌那点意外的可能性。

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

比如说,处理掉簌离。

他的生母实在是太能拖后腿了。

鲤儿没啥感情波动的想,他对于自己的生母其实并没有多少感情,毕竟年幼时候的记忆太过惨烈,那些痛苦并不是簌离的眼泪可以抹去的。他也不像是润玉,得而复失的惊喜之下可以不去计较过去。

正好相反,鲤儿对簌离甚至是有些恨的。

被浮梦丹的药力封住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自己仅拥有的那些记忆之中沉沦,一次次的去经历记忆之中的痛苦,不得清醒。

这样的经历,注定了鲤儿不会对簌离有啥好感。

当陌生人对待已经是他竭力克制的后果了。

像是润玉那样惊喜的去认母——梦里都不可能发生这种荒谬的事情!

鲤儿当然不会杀了簌离,再如何不好那也是他的生母,至少生育了他。他也没有杀母的念头,想做的也无非只是让簌离安分一些罢了——看看她做的那些事吧,除了暴露自己连累啥都不知道的润玉,还有啥成果吗?

差点杀了旭凤也许是吧,但最后还不是叫他安然无恙,还为他送去一位美娇娘?

那美娇娘还是润玉的未婚妻呢!

这种糟糕的成果还有浅显的布局,鲤儿觉得不太懂谋略的自己都要看不下去了。

还令鼠仙在太微面前提起簌离二字——

在痛苦的过去之中游荡的太久了,他的思维和心也都是冷酷的。除却灰暗过去之中唯一给予善意的小姐姐,哪怕是对于生母,鲤儿也并不啬惜用最冷酷的方式来推测簌离的想法。

她是真的觉得自己藏的很好吗,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暴露出来?

还是仍在期待着太微能对她念旧情?

这么做的时候,她可曾想过,这会给她的儿子带来啥?

不管哪种猜想都令鲤儿觉得可笑,他想,簌离是真的有像是一个母亲一样去爱过自己的孩子吗?

他不太愿意去想那个最坏的可能,那叫他觉得自己的诞生就是个笑话。

在这种时候,鲤儿和润玉的相似点倒是出来了。

都一样的喜欢自欺欺人。

不过行动力也是一样的很高,想到就做。

鲤儿来的不巧,正好撞上了一场女人间的大战。

地点是洞庭湖边,参战人员是天后荼姚和洞庭水君簌离,开战理由是正妻捉奸打小三。

观战人员只有顶着夜神壳子的鲤儿一个。

鲤儿难得感受到了自己的好运气。

母神出手,簌离定然是活不下来的——他还能把自己洗白白,半点脏都不用染就能达成目的了。

不过他也真的不能坐视自己生母去死。

毕竟润玉已经和簌离相认了,这个时候袖手旁观是不可能的,也有损夜神的人设。

鲤儿虽然不如何喜欢作为另一个人格的润玉,对于他这几千年来的平静生活和不用经受过去记忆的折磨还有几分嫉妒,但他们到底是一个人,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鲤儿是绝对不会做的。

既然如今润玉被他坑的困在了过去的残梦之中,那么眼下的烂摊子——

就有他来收拾好了。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孤单寂寞少妇想男人,啪啪啪故事 无心之失
下一篇:单亲妈妈生理需求,虐孕音乐老师快生了 - 没有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