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豪门世家 >

孤单寂寞少妇想男人,啪啪啪故事 无心之失

发布时间:2020-02-14 11:00   来源:www.southlihan.com   作者:土味情话网   人气:

“承泽——”

“王佳?我现在有事,有啥事儿咱以后谈。”

嘈杂的背景声音透过话筒清晰地传过来,承泽明明是在看电视却说是有事儿,根本没容她开口就挂了电话,现在想跟他说个话如何就那么难?

收了手机,王佳往楼上走。

房子不算好,可省社科院的住房紧张,对她已经算是照顾了,这儿住的大多是夫妻,只有她,一个人霸着一套房。

上到自己住的那层,住她隔壁的两个女研究员正站在走廊上聊天,王佳简单点了个头走过去,听见她们语气夸张地在背后继续谈论:

——“就咱隔壁的市二院,昨儿晚上,有人跳楼!”

——“知道。二院乱收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指定是又坑了人,人不答应,这下事情闹大了吧。”

她听不得这些事儿,从不想说外国月亮比较圆这样的话,可国内有些事儿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

进到屋里锁了门,王佳照例先把电视摁开,她没有串门子聊天的习惯,可一个人住着屋里总没声儿又显得难受,电视开着多少热闹点儿。

频道定在省一台,纪实类的节目,画面抖动,现场记者一脸亢奋:“各位观众,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这次出事的病人之前所在的病区——”

王佳放包的动作停下来,屏幕里有她熟悉的面孔。

她早就知道这丫头嫁给了承泽,也知道她医校毕业之后在二院工作,没打过照面,对这丫头唯一的直观感受,来自于承泽学院聚餐那次:

林院长交待承泽好好给她解释上课的事务,承泽却明显心不在焉。临了他要走,她喊人没喊住,乔敏拦住他没讲两句话也被支开了,看着昔日对她有求必应的人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她心下感慨。

——“他老婆也在这儿跟同学聚,他急着去接她回家。”乔敏当时也是垂头丧气地,回来见她还盯着门口,随口这么说了一句。

抬头再看看电视屏幕里吴永心略显疲惫的脸,王佳觉得有点对不上号,自己印象当中,吴永心还是中学生的模样,跟现在电视里这个面对记者的咄咄追问还冷静自若的女医生可谓天差地别。

不过比起刚知道承泽娶了这丫头那会儿的惊讶,现在她的感触要平和得多了。

承泽几乎算是看着这丫头长大的,到头来娶了做老婆,那感受,她无法想象。

本科那会儿她和承泽在一块儿,班上也有不少人在背后议论,无非就是说他俩不搭配,她是那种事事较真的脾气,而承泽对谁都是个笑脸。可实际上,承泽比她有原则,私底下都是她耍脾气耍无赖比较多,性格中跳跃的那一面在他面前总是展现得淋漓尽致;好在承泽颇能包容:

——“无所谓,两个人当中总要有人闹一点,不然也闷得慌。”

王佳又瞅瞅电视,这吴永心看着可不像是性格活泼的人。

*****************************************************************************

挂了王佳的电话,施承泽合上手机,眼睛从始至终都没离开过电视屏幕。

已经一天一夜了,昨天半夜里永心被医院叫去以后一直没个消息。

为着要孩子的事儿,他心里不自在,夜里从医院回到家之后一点儿睡意也没有,索性到书房去看资料,一心想等永心回来好好谈一谈。

可左等右等等不到,打她手机也没人接,就这么折腾了一宿,直到今日一大早接到群山的电话

——“喂,听说二院那边儿出大事儿了,你家有啥内部消息没有?”

他被问得一愣:

——“啥事儿?”

——“你不知道?!”群山挺惊讶:“电视里播呢,有人跳了楼!”

他真不知道,不过联想到永心之前着急忙慌的样子,心呼一下揪上来。打她手机,响了几声之后还是那句“您拨打的电话现在暂时无法接通”;挂了再打,终于被他打成“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知道没办法了——永心的充电器放在家里。

不过现在进入复习考试周,课程上的事儿早就结束了,一上午他没干别的,尽守着电视了,跳楼的事儿也摸清了个大概。

就是永心所在的综合科。不过他想不通,她那科基本都是些癌症晚期的病人,本来就时日无多,如何还会有人想着去跳楼?

二院的行政副院长、新闻发言人、综合科主任,包括主治大夫王和,全都出镜了,无非就是那些问题,关于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些他都不如何关心,只有永心,联系不到她的人,他又想不出这事儿会和她有啥直接关系,只剩下坐立不安。

下午到办公室和带的两个研究生讨论了下毕业开题的事儿,他紧赶慢赶地回到家里,又是守电视,守到现在,看到有记者进入了综合科,似乎是追踪报道,追着的那个大夫他看着就眼熟,是永心——哪儿还有心思和王佳通话。

“对不起。”电视里,永心的头发有些散乱,推开记者伸到脸前的话筒,她的眉头皱成个川字。

“吴大夫,”记者看了一眼她的胸牌:“我们就是想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据说这位病人已经是……生命有限,那如何会——”

永心刷地回头,目光如炬:“这儿是在病区,请你说话注意点儿!”

被她这一吼给吼住了,但职业素质在那儿,女记者很快恢复了镇定:“抱歉。我只是想问一下,医院说这位病人是忍受不了病痛折磨才采取了极端行动,可我们了解的情况并非如此,听说是和医疗费用有关,请问——”

“听说?”永心没啥笑意地笑了一下,反问一句:“我平时也经常看你们的节目,‘真实、及时,我们在一起,时时’,我没记错吧?”

施承泽着急起来,这记者撞到永心的雷区上了,别犯傻啊永心,这种容易惹众怒的浑水,别去趟。

“永心,你去吧,这儿我来。”

有人插入画面。施承泽握着手机的手一紧。

王和,帮着永心挡驾,质问记者:“这儿是综合区,仅限家属探望,请问你是如何进来了?”

记者对此早有防备,根本不接话茬儿,只问:“啊,王大夫,您来得正好,作为主治医生——”

施承泽已经没心情再听下去了,抓了车钥匙站起来就往门外冲:永心的脸比她身上的白大褂还白。

****************************************************************************

“行了,主任让你们都回去。永心,你也早点儿回家歇着吧。”打发走了记者,王和走进值班室,冲着一群愁眉苦脸的人说。

吴永心抬头,问:“她来了没有?”

王和知道她问谁,摇了摇头:“你别想这些了,待会儿出去也仔细点儿,跟谁都别说啥,院里会追究责任的。”

吴永心点点头,站起来脱掉白大褂放进橱柜里,再拿出自己的羽绒服挂在手上,拎起包向外走。

王和在后头看着她恍惚的样子,终究是不放心,从钱包里抽了两百块递给一边也在整理东西准备离开的罗守业:“守业,外头估计还有麻烦,你给她们几个女的送送吧。”

罗守业也是一脸辛苦,把钱往回推:“知道。我身上有。”

换了便装的医生护士鱼贯而出,全都没精打采。

他们刚推开走廊尽头的大门,还不死心的省台女记者眼尖认出了吴永心,果然又气势汹汹地扑上来。吴永心这时早没了刚才的六神无主,轻轻向后一让,避到了罗守业身后。

罗守业怒气冲天地一伸手就把女记者给挡回去了:“干啥干啥,有事儿去问医院新闻室!”

女记者眼见在这儿打不开缺口,抬眼向他们身后的大门看,里面早就有了提防,小护士上来就把门顶住了。没办法,女记者眼睛转一转,冲摄像一招手,无视罗守业阻拦的眼神,跟着他们下楼——不让进病区,总不能不让在医院里走动吧。

到了医院门口,路边一溜趴活儿的的士,拉开其中一辆的车门,罗守业就向身后招呼:“吴大夫、小王,你们——”话没说完就听见有人在马路对面冲他们按喇叭。

施承泽从车里钻出来:“永心!”

吴永心抬眼看看,回头冲罗守业笑:“行了,你送她们吧。”自己抬脚向对面走。

上了车坐好,她刚带上车门,一回头,碰上承泽伸过来的手,想帮她把散下来的头发给撩到耳后。她的眼角却同时扫到医院门口那女记者正挥手让摄像把机器往这边调,真是烦不胜烦,头一偏,只低声交待丈夫:

“快开车。”

*****************************************************************************

“你歇会儿,我把粥热一热。”到了家,施承泽把手上永心的包放好,转身就要往厨房里走。

“不用,我不饿。”吴永心叫住他:“你过来坐。”

他走到沙发边挨着她坐下,伸手搂住她的肩膀:“那去洗澡?早点儿歇着。”

“妮儿那边,现在妈走得开吧?”吴永心靠着他问一句。

施承泽没听明白:“如何?”

“走得开的话,你让妈过来吧,我还是想去南宁,可能春节后就能过去。”

“为啥?”之前她不是说不去了这次?这样突然变卦——施承泽低头想看她,却只看到她乌黑的发顶和一点光洁的额头。

“我会把该我办的手续先办好,你也抓点儿紧。”

施承泽把她推起来:“啥手续?”他抓紧啥?

“离婚手续。”

施承泽盯着她不说话。

吴永心也不想说,反正他不办也没关系,她申请去南宁问题应该不大,整个援助时间加起来也差不多有两年,到时候有没有手续也不重要了。

“你那病人到底是如何回事儿?”半天,施承泽问这一句。他知道对于他们两人的关系,永心心里有疙瘩,可如果没有昨晚上医院里的刺激,她也不能突然把事情拐到这上头来。

——“她不肯来对吧?呵呵,我就知道。拿钱治我的病,横竖我是治不好的,她那钱就是想给自己买个平衡、买个安稳!命?我要命干啥?我不甘心,我为她、我为她——她就这么对我,我不甘心!”18床疯了,喊得嗓子都劈掉,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转身就往下栽,16层,根本没有任何希望。

她的确是受了刺激没错,没有18床,她看不开这最后一点。吴永心点头:“他死了,问题想清楚,受不了,死了。你抓紧办手续。”

施承泽只当她不清醒,想站起来:“我弄东西你吃。”

吴永心笑:“不饿。”

“那去睡一觉。”

“不困。”

施承泽不动了,沉在沙发里,半晌,问:“你不想要孩子就是为这个?”

吴永心觉得好笑:“咱们这个样子如何能要孩子?”

他们啥样子?本来都挺好的,只不过她的心结一直没打开。施承泽把心头的怒气往下压一压:“不管是她人在国外还是回国,我和王佳——”

“还有乔敏。”吴永心打断他。

施承泽的声音猛地提高:“乔敏从来就不是个问题!她们两个,我对谁也不——”

“你对谁也没动心思了,现在。我知道。”吴永心转头看他:“上一次去襄樊,那是我蠢,我计较你对王佳还有感情。现在我才弄明白真正的问题在哪儿。承泽,你不爱我。”

“我不爱你?!”

“对,你没有真正爱过我。你对王佳没感情了、对乔敏没动过感情,可你不避嫌,从来都不避。我是你妻子,你从没在意过我的感受。”

“我可以——”

“别说你可以改。改了又如何样?那只是我要求来的。你刚才说得对,18床,我医院跳楼的那个人,刺激我了。感情不求回报,这句话是错的。没有人不求回报,只有求不到。

“我也是,承泽,我要求回报,一分都不能少。

“可是等不到,那我不等了。”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花好月圆小说苏茜茜 不行太深了坐不下去_少侠,
下一篇:皇上临幸宫女,小尼姑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 云中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