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豪门世家 >

学长好大好痛停下来 出差宾馆会计熟女15p_偏执型

发布时间:2020-02-14 11:00   来源:www.southlihan.com   作者:土味情话网   人气:

远离许多烛光之后就是黑压压一片,就连水平面的一点微光也总是被忽略。我不会浮水,连挣扎都来不及,整个人沉浸水中,迅速堕下去。窒息的感觉并未持续多久,很快,我就被人从水中捞了上来。上岸后,脸贴在地上,吐了几口水,缓过气的感觉倘若新生。

艾瑞克浑身湿哒哒的,他把我扛在肩上,进屋时把门锁上。他把我丢下地,我脚不受力,瘫倒在地上,想爬起来却被湿透了的裙子拉回去。

虽然这时是七月,但艾瑞克的屋子内总是同十二月那样。身上的衣服又湿又冷,我不停来回搓着手,搁在嘴边,呵出热气暖和一下双手。

艾瑞克把床单扯下来,裹住我,拿起拖在地上的一角去擦我的头发。他抓起我一大撮头发,将水拧干,再拿床单擦擦。我不作声,尽量把头端低,不敢看他,暗自祈祷,愿主原谅我,平静他的心。他第一句会问我:

“知道自己犯啥错了吗?”他真的这样说了,一只手搭在我的脖子处,并未使力。我吐一口气,支支吾吾答:“下次不会再犯了。也许。”最后两个字我说得很小声,也很小心。但他听得一清二楚:“是吗,下次,我会拿铁链锁住你的脖子,箍住你的双手。”他手向上,替我楷去脸上的水,压住我的后脑勺,将我的头带过去:“记住了吗?”

我闭上眼睛:“记住了。”

他找来他的衣服给我穿,我穿着实在太大,罩在外头的大衣垂到了腿肚。我拿绳子将头发随意捆在一起,坐在长餐桌的一端,等他换好衣服过来。他坐在长餐桌的另一端,将衬衫袖子挽高。我注视着他那幅面具,不止一次寻思面具下的那半张脸会是啥模样。

“在看啥?”他打断我。

“把面具摘了吧。”我不止一次提出这项请求,但答复总是:“不。”我自认无趣,继续讨论瑞士木屋内是否有壁炉这个问题。艾瑞克不搭理我,拿出一本书,抽出书中夹着的银缕薄片,继续看他的书。

“我也想看书。”我走到他身旁,将他的书合上。他拿开我的手,攥在手里,继续看他的书。我拿另一只手将他的书合上,他干脆把我一双手都攥住,我干站在他身旁,同他看一本书。

“我要看格林童话。”我诚心捣乱,在原地乱荡,我的影子在书页上飘来飘去,他有点不耐烦,将书合上,同我说:“克里莎,你是大孩子了。格林童话是小孩子看的。”我挑起眉,反问他:“既然我是大孩子了,那就需要去外头看看。”

“那件事免谈。克里莎,你要再捣乱,我就将你捆起来。”他放开我,继续看自己的书。我找出一根蜡烛,点燃,走到钢琴前,将蜡烛放在钢琴旁边的烛台上头。手还悬在琴键上方,艾瑞克再次警告我:“克里莎,别捣乱。”

“我就是想弹弹琴。”我跪坐在椅子上,转身同他说。

他背对着我,翻了一页书:“格林童话在第三行架子上,左数第二本书。”我将琴盖盖上,拿起烛台,走到直通到天花的书架前。第三行,第二本,拿出来,是一本英译版的格林童话。我拿着书坐回餐桌一头,将烛台搁置在正前方,同他一样翻起书来,才翻了一点点,倦意上来了,我强撑着在看了一点点,忍不住打起吨来。

醒来,发现艾瑞克坐在床沿,手中依旧捧着先前那本书,书看了一大半有多。

“醒了?”他合上书,拿了杯水给我。我坐起来,接过水喝了大半杯,将杯子递给他。刚醒来人有些迷糊,头一偏靠在他的肩上,眼睛刚要闭上,他的手轻轻搭在我的腰上。我下意识去掰他的手,却如何也掰不开。

空间内只有他翻书的声音,书页沙沙的声响。

“我醒了。”我将头摆正,背挺得笔直。

“我知道你醒了。”他很自然的环住我,我们的距离又近了些许。他的手十分暖和,按在我的腰上,我却一点也不舒服,倒不如拿一把刀子贴上去。我尴尬开口:“你的手?”

“我知道。”他手上使了些力,把我往他肩窝处带了带,头顶是他温热的呼吸,这让我更不自在了。我再次提醒他:“你的……”他打断我:“克里莎,你要是能一直这么乖乖的,那该有多好。”他放下手中的书,抱住我,两人倒在床上,他恰好对着我,一只手罩住我半张脸:“要是我走得再慢些,你再往下沉一些,我可如何办好?”他叹息,吻我的额头。我不知道该说些啥好,双手抵着他,保持沉默。

“我允许你去瑞士。”他小声道,随即补充:“但你会回来吗?”他握住我的手,再问了一次:“不会回来,是吗?”

这是一个难题并形成一个两难的局面,让理智和情感在其中斗争。我不好回答他,摇摇头,又小小的点头:“我不知道。”

“克里莎,我如何可能放你走呢?”他在我耳边叹息。我再度闭上眼睛,不再说话,意识到问题所在后一阵后怕:习惯的养成是噩梦的开始,我的噩梦开始了。

他拥着我,把脸埋在我的颈窝,我能感受他的温度以及那幅面具的温度。我想起身来,他一只腿压在我的膝盖上,手上使劲,不让我动;他压住我的后颈,手停留在那里,这样我连头也动不了了。

“我们需要好好聊聊。”我十足的认真,严肃的同他说这句话。可他像是没有听到,一动不动保持原来的姿势和动作。

我深呼吸,再度开口:“你需要听听我的想法和意见,这对大家都没有坏处,就像你说的那样,我是大孩子了,不是小孩子。”我站在双方的立场和角度尝试与他展开一次双向的对话,但他显然不为所动。

我最后听见自己这样说,让我难以置信:“我答应你,我会回来的,不会离开你的。”最后,在理智与情感的斗争中,情感占了上风,习惯已成开端。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为签合同出卖身体 女死囚抢毙囚_嘿!我来自地球
下一篇:木马上有一根玉棒,男朋友抱着我在学校做 [**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