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文学 >

回乡下干大婶,门卫抽插校花姐妹|薛定谔的爹

发布时间:2020-02-14 10:55   来源:http://www.southlihan.com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回乡下干大婶,门卫抽插校花姐妹|薛定谔的爹

那是一个巨大的山谷,在山谷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法阵,繁复的纹路和冲天而起的血腥气息夹杂着恐怖的灵力与妖气在山谷中蔓延。法阵的最中心摆放着一架黑棺,棺中似乎有百鬼的哀嚎声不断响起,即使是作为刀剑付丧神的今剑,在看到那黑棺的瞬间也觉得一阵恍惚,头疼欲裂,惊的他不敢再看。

而在法阵周围,数不清数量的妖怪正缓缓的向着法阵中心爬去,妖怪们贪婪又恐惧的看着黑棺,仿佛那棺中关着的是绝世的美味,又像是巨大的恐怖。

“止步——”

冷如玉石撞击,清如流水清泉,夹杂着冷锐和温柔的奇妙音色的声音从阵中响起,伴随着声音响起的还有一道银月般的雪亮刀光,将所有擅自踏入法阵的妖怪斩飞了出去。

今剑怔怔的抬起头,看着那出现在眼中的身影,心脏飞快的跳动,几乎要蹦了出来,他很想走出去做点啥,因为他觉得如果他这时候不出去,会发生一件会让他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但是他却无法动弹,仿佛冥冥中有种力量压制住他的身体,束缚住他的力量,强制性的告诫他不允许现身——无论看到啥都不许动,也不能出去,更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自己,否则会出现十分可怕的后果。

“你们这些妖怪,真是不知死活。”

长长的银发曳地,仿若月华洒落人间,身形修长的高大男人轻哼一声,拎着手中长约六尺五寸,几乎快要和他一样高的大太刀轻轻甩了一下,惊得周围的妖怪忍不住后退了几步,警惕而惊恐的看着他。

“嗤。”

银发男人轻轻嗤笑一声,语气不屑,但即使是不屑的时候,他的声音也依旧保持着那种奇妙的音色,犹如轻羽落地,十分动听。想必如果这个声音柔和下来,温柔低语的时候,将会是沁人心脾的美妙声音。

“如何?见到吾怕了么?那就滚出去。”银发男人微微侧首,让今剑看清了他的容貌。

这是一个样貌绝美的男人,相信就算是和一向被誉为天下最美的三日月比起来也不差分毫。只是三日月的美是绮丽的、新月初绽的华美,而他却是一种极为柔和的秀丽优雅,姣好的容貌更甚女子。

——就如同从过往时代中走出的贵子,举手投足间尽是从那个时代带来的风雅温然,就算是不屑皱眉时也自有一份优雅雍容,安静的微笑时那张秀丽的面容上更是会带上看透岁月的温柔,气度怡然。

银发男人单手横刀,那放在常人手中连举起都极为艰难的大太刀在他手中仿佛轻若无物,轻飘飘的就被举起,向前劈去,姿态十分狂野,和他那柔美秀丽的外表相比起来,带来一种极大的反差感。

“就你们这些小小妖怪,也敢觊觎他?呵……不知死活。”

银发男人一双狭长红眸微微挑起,潋滟的双眸中带着清晰可见的怒意,他脚踩着木屐,脚腕上的金环随着他的走动微微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今剑在矮坡上怔住,他不再挣扎,因为知道挣扎没有用。一些有些模糊的记忆场景在看到男人真容的刹那从今剑的脑海中闪过。他此时已经知道了面前这个人是谁了,其实只需要安静下来,仔仔细细的想一想,他就该知道他是谁了。

——高高耸立的杉树绑着象征着御神木的绳结,不动堂前的红叶一如往昔,台阶两旁的长夜灯黯淡了光彩,走过盘根错节的木之根道,拥有长长的银色头发的高大男人微微闭目站在那里,对着眼前容貌精致的小小少年小心的微笑。

一瞬千年,如同定格。

……

“琥珀……琥珀!”

一身黑色紧身衣外覆轻铠的除妖师少女声音颤抖,她漂亮的眼中含着泪,拼命的为躺在地上的弟弟擦去血迹和眼泪,巨大的飞来骨被她丢到一边不管不顾,此时她的眼中只有他的弟弟,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年。

“不要怕,琥珀……我在这…啊!”话未说完,少女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来自外围的武士的弓箭刺入少女的身体,血液从身体中流出,除妖师少女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下去,最后只能不甘的闭上眼。

“琥珀……”

“真是感人的一幕,你说对吧,‘奈落’?。”容貌秀美动人的贵公子轻轻伸手整理了一下他海藻般的黑发,脸上的表情完美的无懈可击,他微微歪头,对着跪在他脚下沉默着的身影轻声问道。

身披着厚厚白色毛皮的男人一言不发的跪在贵公子的脚下,一动也不敢动,他的脸上带着一副青色的狰狞妖怪面具,身影隐藏在身上妖怪的厚重毛皮下,双手揣在皮毛中,让人完全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啊,看来到时候了,‘我’的那位父亲大人,也应该上路了。”贵公子露出一个温柔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的笑容,在读到父亲这两个字的时候没有丝毫尊敬,只余下深深的嘲讽和冷漠,仿佛在说一个已死之人。

“人见城主,这个名头还算有趣。”贵公子缓步从阴影中走出,身上纹有淡紫色绣纹的洁白浴衣衬托的他越发高雅贵气。他面上没有太多表情,提剑上前,从背后对着那正在大笑的苍老男人轻轻一劈,就了结了他的性命。

“主公……少主您!”身边的家臣们大惊失色,带着不解和愤怒的看向他,似乎是不明白,为啥这位一向温柔的少城主要做出弑父这种事情来。

“这不是我的父亲。”贵公子脸色淡淡,眼眸中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和淡淡的嘲意,表现在外的却是深深的哀痛和愤怒。

“你们看清楚了。”他略略分出一个眼神,看向地上横陈的尸体,眸中闪过某种妖异的光芒。身边的家臣下意识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刚好看到城主尸体的阴影中爬出了一只黑色的蜘蛛妖怪。

“我就觉得父亲有些不对。”贵公子神色略显哀伤,看起来十分悲痛,“看来是因为这个妖怪了。”

他抬手一剑,将那不甘挣扎的蜘蛛钉在地上,口中却是带着深深叹惋,“可怜了这些除妖师……把他们埋了吧。”

“少主!这个除妖师还有气!”

“嗯?”贵公子淡淡看过去,神色冷淡。

“少…少…城…城主!这个除妖师还活着。”那说话的家臣被他看了一眼,忍不住有些结巴,立刻改了口,深深的对着他低下头去。

“那就带回去吧。”贵公子似是满意的轻哼了一声,眼中带出几分漫不经心,“这个除妖师…或许还会给我带出啥惊喜也说不定,你说是不是?奈落。”

披着厚厚狒狒毛皮的男人躬的更低了一些,他一言不发的跪在贵公子面前,而贵公子显然并不在意他是否回应。他随手将刀抛在一边,看着远处除妖师村落的方向,露出一个有些复杂的笑容。

“望舒么……让我们来玩一玩吧。”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哥哥我要,十八岁禁止看的漫画|请和我假戏真做
下一篇:老师你好香我想上,哥哥把我裙子掀开|佐助的哥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