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文学 >

家庭大杂烩全文阅读,我在驾校那些事王刚|石头

发布时间:2020-02-14 10:55   来源:http://www.southlihan.com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家庭大杂烩全文阅读,我在驾校那些事王刚|石头

面对这样郑重的大卫,我一时都不知道该回应他些啥才好。

我有些难以理解对方说出这番话的内涵,踟蹰良久后,我才对着他愣愣地吐出一句话:“这话说的,听起来还真像是嫁女儿啊……”

大卫甫一听,便笑弯了眼睛。

“也可以这么说吧,”他道,“虽说我对他向来专注甚少,但看到他能找到一个自己那么喜欢的人,作为他的父亲,我还是很欣慰的……祝福的话我先前也和你说过了,这会儿就不再重复了啊。”

我勾了勾嘴角作为回应,没再多说啥。因为我心里很清楚,大卫此次突然上访且坚持让罗马尼避嫌的目的,肯定不在于和我唠家常。果不其然,在说完那句话后,牧羊人打扮的从者便收敛了他脸上的笑容,恢复了最开始那副严肃的模样。

“我这次来,是想和你谈一谈有关无相的事情的。”他如此道。

啊,是了。

我了然。大卫和吉尔伽美什一样,也是借由平板所召唤出的从者,既然吉尔伽美什都是无相的Servant了,眼前这位绿发的archer没道理会和他不一样。

“我是无相的从者?不,应该说是曾经是吧。”

大卫向我解释道:“在无相还是一名普通人类的时候,他是另一个世界的御主48号,而我,还有吉尔伽美什他们,就曾经是与其签订过契约的从者。”

“那现在就不是了嘛?”听出了对方的言下之意,我便追问对方道,“你们应该是借由他的宝具所召唤出来的从者吧?”

“嘛——这要如何解释呢?”

大卫露出了一丝苦恼的神情,他挠了挠头发,勉强道:“其实雪见你和无相在存在的意义上是一致的,所以如果按照‘谁召唤谁就是master’的原则来定的话,那我还有英雄王他们都算是你的从者吧。”

“你有好好查看过平板上所记录的我们的数值么?”他问我。

我点头:“是指羁绊啥的吗?”

“对,”大卫应道,“不仅仅是数值,不知道你有没有思考过,你明明身为一个人类,却为啥可以使用从者的宝具呢?”

“我当然想过。”我连忙道。

“到底是啥原因呢?是因为无相是灵子黑客,他篡改了宝具的设定,还是因为他在我体内留下了啥东西,比如说一部分灵基啥的?”

“都不是。”

大卫摇摇头,认真地看着我,道:“只是因为你和无相在存在的意义上是一致的,所以你可以用他的宝具,仅此而已。”

存在的意义一致,这个奇怪的概念已经被大卫提及两次了。

“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我有些茫然,“啥叫‘存在的意义一致’,这是指我和他是同一个人的意思吗?”

大卫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拿起先前被他重新放下的那些稿纸,低下头看了几眼。

“你们好像猜出无相他当时与盖亚交易的内容了啊。”他看着我方才写下的那些文字,感叹了一句。

“是,他的确将自己在此世的存在交付出去了,但却不是全部……不,应该是说他留了后手,让他可以以英灵状态继续存活下去的后手。”

除非是与阿赖耶识签订契约的守护者,其余归属于盖亚麾下的从者无一不是在现世有着伟大功绩被传颂的英雄。以无相曾经是拯救人理的最后一名御主的设定来看,他毫无疑问是有着被升格为英灵的资格的,而只要是英灵,其存在就必须被依托在还活着的人对其的印象上,也就是说,如果所有人类都不记得他了,那么他的存在也就成了无。

“是的。”听了我的叙述,大卫赞同地点点头。

“而无相作为献祭了自身存在的特殊从者,却能够继续活跃在平行世界,究其原因就是他在与盖亚签订契约之前,使用了魔法,将自身的‘意义’转嫁到了平行世界的‘他’——也就是你们身上。”

大卫说完这段晦涩的理论后,停止了继续解说,转而观察了一下我的表情。

我感觉自己有些恍惚。

“这种观念性的东西,是那么好转嫁的吗?”

良久,我才有些缓了过来,后知后觉地露出了一个不可置信的表情:“那至少得涉及到平行世界的第二法吧?那可是魔法级别的啊!”

“是。”大卫承认,“无相在生前的确遇到过第二法的持有者……你们是叫他宝石翁么?就是那位老人,交给了他可以干涉平行世界的能力,也间接促使了他重燃了找回所罗门存在的希望。”

“要知道在遇到宝石翁之前,他几乎都要放弃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卫突然叹了口气。

“说实话,我情愿他当时没有遇上那位老人,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变成这幅模样。”

他的面色有些黯然。

我看着突然沉默下去的大卫,突然感到心底一片烦躁。

“所以呢……”我问他,“大卫你到底想要和我说些啥?”

我道:“和我述说无相是有多不容易么?如果卖惨就能获得他人的认同和原谅的话,那还要警察干啥?且不说我的心情和看法是怎样的,无相他会乐意看到你这样做么?”

大卫抬眼,眸中中有些许讶异的情绪在翻滚。

“雪见,”他看着我的眼睛道,“我和你说这些,是因为我只能透露给你这样限度的情报。”

“虽然从契约上来讲,你和无相都可以算作我的master,但是出于平等的考虑,我并不能将他所有的计划都一并向你们公开。同时,我自己也没法忍受你作为一个无辜的个体,被他牵扯到这一场纷争之中。”

“你要知道,在当初无相对我们说他想要用那种方法去救所罗门的时候,也不是任何一名从者都愿意无条件的支持他的。最先走的是骑士王他们,然后是罗马系的从者……吉尔伽美什向来都奉行着‘有戏看就好’的原则,他愿意回应无相的召唤,也不过是为了更好的寻求他那所谓的‘愉悦’罢了。”

“征服王是单纯欣赏无相的性子,而我和埃尔梅罗二世……可能都是希望将所有的事情都维持在一个平衡的状态上吧。”

大卫不安地抚了抚被他抱在怀中的那根牧羊杖。

“雪见。”他低着头不看我。

“小心无相……还有,如果可以的话,就和那孩子签订契约吧。”

大卫口中的“那孩子”指的只能是罗马尼。可罗马尼不是早就已经对着圣杯许愿成为了一名普通人类了吗?他甚至都没有一条魔术回路,放不出一个最基础的魔术啊?

“如果他真的因为向圣杯许愿,就获得了一个人类身份的话,那你也太高看圣杯这种东西了。”

大卫拄了拄牧羊杖,扭头看我:“如果他真的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人类的话,那么他又是如何在和盖提亚的决战之中释放自己的宝具的呢?他可没有你和无相之间关系的加持啊。”

对方的话犹如一记重锤狠狠地敲打在我的脑门上。

是啊,我愣住了。如果罗马尼真的成为了一个完全的人类,那么无相世界的所罗门又是如何做到发动宝具、和最后的黑幕盖提亚同归于尽的呢?

“罗马尼……他知道这件事情么?”我有些艰难地开口,问道。

大卫看向我的目光中也充满了不确定和犹疑。

“我想……”他皱了皱眉,踟躇了一阵,才道,“他或许心里也是隐隐约约有些预感的吧。”

我没有接话,只觉得自己心下已经纠结成了一团乱麻。

“无相的目标向来只有这个世界的‘他’。有他在的话,你大可不必担心你的罗马尼的安危,反而应该好好戒备他会突然向你下手。”

大卫没有理会我的突然沉默,继续讲了下去:“他的精神状态已经很不正常了,所做事情唯一的准则就只剩下了‘找回所罗门的存在’而已。”

“我没办法阻止他,他当初连玛修的话都不听,又如何会听我们这些从者的劝慰呢?”

我看着大卫,突然道:“既然我的身上寄存这无相存在的依据,那么他为啥又想要杀死我呢?而且大卫,你作为他昔日的从者,到底是以啥立场站在这里,对我说出这些事情的。”

大卫苦笑一声。

“前者不在我所能回答的范围之内,毕竟无相也不是所有事情都会和我们说的……至于后者么。”

他顿了顿,再开口时语气已经换成了平日难得一闻的柔软音调。

“你大概不知道他最先发现无相的时候,反应是有多么激烈。他根本不会理会无相和你到底是啥关系,也不会谅解无相对于平行世界的干涉……十年的人类生活或许对他形成一个完整的人格来说还是太短了,这孩子平日里的行事作风,总还是带着些之前以色列王所罗门的痕迹。”

“我只是不想让耶底底亚伤心而已,”他道,“毕竟他那么喜欢你,一定不能接受你有任何闪失。”

大卫抬起头来看我,一字一句地缓缓说道:“这只是我作为一位父亲,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对于自己孩子所能尽的最后一点绵薄之力了。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东北大炕乱小说,老板秘书办公室大战|未完结
下一篇:嗯嗯阿好痛,楼梯依旧深埋在她里面|艾比·里德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