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文学 >

东北大炕乱小说,老板秘书办公室大战|未完结

发布时间:2020-02-14 10:55   来源:http://www.southlihan.com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东北大炕乱小说,老板秘书办公室大战|未完结

“我不想退亲了。”这六个字不仅吓到了安宁,同样也吓到了说这话的白云飞。他这是在做啥,他不是一直想跟安宁解除婚约,然后娶司徒静,跟司徒静在一起吗?

“哦?你不想退亲了,难不成你想娶我,那你心爱的三妹你不想要了?还是说你想娥皇女英,两个人都要?”安宁虽然话说的波澜不惊,但从她说话的语气上也能听出她背后的冷意。

“公主说笑了,白云飞自知也不是啥人物,轮不到一位公主和一位大将军的女儿同时下嫁;白云飞只是觉得公主都能为了大明牺牲自己的幸福同意嫁给我,那我身为云南世子,自然也要为云南和朝廷尽一份心意,想要与公主退亲的想法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白云飞现在都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赌气,还是怎样,他现在只知道一门心思反驳安宁就对了。

“是吗?那看来是我对白公子有些误会。”

参加完司徒剑南与文蔷的婚礼,安宁回到宫里先去了太后那里一趟,陪她聊了会儿天;给她讲了些她在宫外遇到过的趣事,母女两个培养完感情,安宁就退下回了自己的寝宫。

吩咐宫人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要打搅她后,就关上门进了空间,盘膝坐在石床上,安宁看着对面闭着眼睛的自己,也没觉得奇怪。而是思考起上次出宫她在大街上体会到的玄妙感觉,虽然被万人敌给打断

了,但那种舒服的感觉一直停留在她的脑海里,要不是后来发生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她也不会到现在才想起这件事。

再次回想着上次的感觉,安宁慢慢的闭上眼睛,还没一盏茶的时间竟然入定了,她这一入定就是整整十个月的时间,外界也就是三天。睁开眼的安宁全身的气质又变了,多了一些让人忍不住亲近的自然之

气;安宁从空间出来后,就打开房门让采莲传膳。采莲和采青看到安宁安然无恙的出来都快哭了,她们没想到公主在屋里一待就是三天,三天不吃不喝,要不是有她的死命令压着俩人早就冒死闯进去了;这两天皇上和太后派来找公主的人都被她们以各种各样的借口给忽悠走了,这要是公主在晚两天出来,她们坚持不住也要露馅。

采莲在给安宁布菜的时候,给她说这几天发生的大事,安宁没想到除了皇上跟太后来找过她之外,白云飞竟然也来过,这可是他第一次主动来宫里。

“公主,今日早上奴婢听文贵妃身边的丫头说司徒小姐被人暗杀受了重伤,至今都还在昏迷;而且文丞相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司徒静不是司徒将军的女儿而是前朝公主,太后现在已经把司徒将军一家全押进天牢了,还下令午时三刻斩立决!”

“啥?那现在已经过了午时三刻,司徒静她们如何样了,难道皇兄没有救人?”安宁实在是不可置信,没想到司徒府刚过了喜事,又遇上灾祸,可真是倒霉,以朱允对司徒静上心的程度,不可能让太后下那样的旨意。

“皇上当时不在皇宫并不知道太后的命令,不过司徒府在押往刑场的时候,白公子突然带着一群来历不明的人劫囚车,只可惜寡不敌众被捉住了,不过由于劫囚午时三刻也过去了,所以现在他们都在死牢里关着,太后下令明日午时三刻白云飞和司徒府一同问斩。”

采莲的话让安宁放下心来,没死就成,只要没死就有办法就人,不过处死白云飞和司徒青云,太后如何会下这样的命令?大战在即,杀死唯一一个能打仗的将军不说还要杀了云南王留在京城的人质,这不是逼着云南王去和齐国候联盟反朝廷吗?这不像是太后的决定。

安宁得知这件事后,没有先去找太后而是去了大牢,死牢不是啥人都能进的,尤其是太后下了懿旨任何人不得探望,那些狱卒更不敢将安宁放进去;安宁也不跟他们废话直接一包药粉撒过去,全都呼呼大睡,而且醒来还不会记得今日所发生的事。

白云飞没想到他如今待在大牢里,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人居然会是安宁。她的淡定自若;她的聪慧狡诈;她的惊鸿身姿;还有她如诗如画的容貌全部都清楚的刻在他的脑海里,白云飞终于知道自己究竟爱的是谁。原来他在对司徒静的天真善良所惊奇的时候,就已经被安宁的气质、才貌、武功所吸引,对她敬佩;就因为安宁和他相处时的冷静与平淡,他才会为了争一口气处处与她做对,并在心里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他要解除婚约跟司徒静在一起。可惜他明白的太晚了,明天就要被问斩了,不能对安宁亲口出他的真实心意,成了他最大的遗憾;对于救司徒静一家他并没有后悔,对司徒静他没有了错乱的爱意也还有跟她的结拜之义。

当当当......

白云飞听到有人在敲他牢门,抬起头就看到他一直在日思夜想的安宁站在牢门外,冲他浅笑。

“安宁!”白云飞惊喜的叫出声来,瞬间从地上站起来到安宁面前。

安宁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如何白云飞突然叫的这么亲密,他以前不都是公主公主的喊嘛。不过这些安宁也懒得跟他计较,也不废话直接跟他说明来意。

“白云飞你现在就跟我出去,回云南,我收到消息你爹早已经从云南出发,现在估计就要到京城了,他亲率十万大军绝对不是来中原游山玩水的;齐国候的军队也在虎视眈眈,我需要你回去劝阻你父亲,我想你的话他多少还是会听进去一些。”

“可我走了你如何办,太后会不会处罚你?还有司徒将军一家如何办?不行,我不能离开。”白云飞一想到他了离开后,留下安宁一个人面对一切,就一万个不同意。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如何如此婆婆妈妈,我不会有事的;至于司徒将军一家,只要母后收到前线的战报,他们就不会有事,再说了司徒静有我哥护着你就放心吧!”安宁都想翻白眼了,她如何会有事,只要战报一到,太后一定会后悔,到时候只要给太后一个台阶,她自然就会借坡下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跟大明的江山比起来,劫囚车、私放犯人、前朝公主都就成小事情了。

“可是......”白云飞还是有些犹豫,可惜安宁不给他机会,直接把从外面狱卒身上搜到的钥匙拿出来打开牢门,拽白云飞出来。

“别可是了,跟我走。”

白云飞看着安宁拉着他袖子的手,露出痴汉的笑容,再也想不起其他的可是,跟着安宁一起回到了他的住处。

刚到门口就看到无双站在外面,上次劫囚的事白云飞没让无双参加,所以安宁找上他的时候他已经快急疯了。

“公子,安宁公主,你们终于回来了!公子,王爷来了,就在里面。”

“啥?!”白云飞吓了一大跳,要是父王看到安宁肯定会把她抓到云南做人质来要挟朱允。急忙拉住安宁不让她进去,跟安宁保证道:“安宁你先回去吧!我会尽全力劝说我父王退兵的,你放心。”

“云飞,安宁公主来了你如何可以不让我见一见?”安宁还未答应,云南王就从院子里大刀阔步的走出来,脸上挂着笑,对安宁的到来很是开心。

“这位就是云南王?没想到您来的这么快!”面前这人长得霸气十足,威武不凡,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主。

“哈哈哈,正是老夫,你这个小妞长得倒是不错,嫁给我儿子,做我儿媳妇倒是正好!”云南王哈哈大笑,没想到这皇室的人不全都是草包。

安宁不接云南王的浑茬,自顾自的说,“您的想法倒是挺美好,既然我们碰巧在这里遇到了,相请不如偶遇,云南王我们谈一谈如?”

“哦?安宁公主想和老夫谈啥,你觉得我们还有啥好谈的?”云南王对安宁的表现更加满意了,到现在她居然还能如此冷静的和他谈条件,有魄力。

“就凭王爷这次的战事你赢不了!”安宁落下的话,字正腔圆、铿锵有力让云南王又大大吃了一惊。

“哼!安宁公主未免太小瞧我的十万大军了吧!说大话可是会闪了舌头的。”

“爹,削藩只是为了削弱藩王的实力,节省下来的军费可以建设发展,这对我云南百姓而言只有好处。”白云飞不想父王太注意安宁,赶紧将话题转过来,吸引云南王的注意力,还不停的示意安宁快点走。

果不其然,云南王一听白云飞美好的说辞,立刻变得疾言厉色起来,怒斥白云飞道:“你别上了朝廷的当,藩王如果没有兵力自保,那迟早会遭到吞并,我心意已决,你争辩也毫无意义。”

“爹,你太固执了,如果你执意要掀起战火,那我一定会留在京城,跟京城的百姓一起对抗你。”

“你想造反!”

“论造反我可不如爹来得那么有经验。”

“混账!”云南王气的已经吹胡子瞪眼睛了,情急之下伸出手就想给白云飞一耳光,被一直盯着的安宁及时出手拦住。

安宁紧紧抓着云南王的手腕,任凭他怎样挣脱都无济于事;安宁瞧着云南王气的脸色黑如锅底,在心里忍不住偷笑,面上却面无表情盯着云南王的眼睛,再次一字一顿的说道:“王爷现在肯不肯与我坐下聊一聊?”

“哼!”云南王冷哼一声,别过头不去看安宁和白云飞震惊的眼神,想来在他心中如何没也没想到一生征战无数,戎马一生的父王会挣脱不开安宁的手。

安宁、白云飞、云南王三人相对而坐,谁也不先开口说话。

“王爷,我看您也是个爽快人,我也不明人说暗话,我想让您退兵你有啥条件?”

“想让我退兵除非你那皇帝老哥保证再也不提削藩之事。”

“王爷你开出不可能的条件觉得我哥可能答应吗?先不提您那十万大军能否掀翻了朝廷,就说您那盟友齐国候,一个空有野心却蠢笨如猪的家伙;稍微给他有点压力,再抓了他留在京城的儿子梁君卓,也就翻不起啥风浪乖乖投降了。到时候加上齐国候的人马,拿下你的十万大军也不是啥难事。”安宁见云南王想要开口反驳,直接抬手制止了他,接着说。

“我知道王爷你肯定是想说时间不等人吧!可是您也别忘了你今日可是孤身一人来的这,以我的武功拦下您七八天也不成问题,您看不如我们好好商量一下,。我答应您只要云南王不同意,皇上就绝不削藩,怎样?我们双方各退一步,我的诚意王爷您已经看到了,不知道王爷您的意思?”安宁刚才的一番话虽然有故意夸大的成分,但那主要是用来震慑云南王的,最后得到结果还是一样的,现在就看云南王怎样选择了。

云南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看向安宁发现她也跟着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顿时有些无语,放下茶杯正色道:“安宁公主不得不说我真是有点佩服你,不管你们有多少兵马,我都没在怕的。但我不能让我的将士去冒险,所以我接受你的提议,我们各退一步,只要皇上真的同意你刚才说的,那我也就没啥好说的了。我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嫁给我的儿子,做我的儿媳妇,哈哈哈......”

安宁和白云飞同时看向对方,白云飞是有些忐忑和无措,安宁依旧跟刚刚没啥变化;云南王瞥见儿子那没出息的样子就生气,真是一点也不像老子。

“好,我同意。”安宁倒是没有思索多久,嫁给白云飞是她在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就已经接受的一件事。至于为啥会考虑,是她再想她对白云飞的感觉跟欧阳克相比是啥样的;对比之下,她发现比起欧阳克她跟白云飞的相处更自在了一点,既然如此更没有啥好犹豫的。

“好!哈哈哈......”

---------------------------------刁蛮公主之安宁不宁---------------------

白云飞跟安宁的亲事是在太后的要求下京城举办的,云南王对此也没啥意见,他留在京城等白云飞成婚后再回云南。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安宁穿着一身火红的嫁衣,端坐在喜床上等着白云飞。没想到最后她比司徒静最先出嫁,不过司徒府一家被无罪释放,司徒静也跟朱允定下婚约,就等下个月初六就举行皇后册封大典。文丞相因为与齐国候来往密切被皇上革去丞相之职,文媚儿也被革去贵妃头衔,留在太后寝宫照顾太后。

白云飞在前厅敬过一轮酒之后,就装醉回了新房,看到坐在床上的安宁,他心里又是激动又是紧张的。慢慢地走到安宁面前,轻轻的将她的盖头掀开,安宁抬起头,两人相视一笑,白云飞的心情突然平静下来,最后他没能错过安宁,真好。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把腿张开多男一女,梯田张大雷免费阅读|心有凌
下一篇:家庭大杂烩全文阅读,我在驾校那些事王刚|石头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